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执剑武夫 > 第二十章 一桌酒 一扇门 二个人
听书 - 执剑武夫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十章 一桌酒 一扇门 二个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没得法子,厨房的伙夫同扫地的丫头怄气成了不倒翁木头人,就算是荆辰这位大将军在这里也得自己下厨弄吃的,更何况荆明还只是少爷。

    没进厨房之前,少年的心性很高。

    这一点从买来的红尖椒同精肉火腿肠就能看出来,早上出门少年想吃炒鸡蛋来这,尖椒切了圈,剑法的妙处用在厨房里一点也不掉价,火腿肠肉丁切的厚薄均匀大小完全一致,到这里荆明算是很满意的,将鸡蛋除壳蛋液倒入碗中均匀打散,锅里起油,油温五成热,将切好的尖椒同火腿肠下锅翻炒,到这里少年还算是满意的,鸡蛋液相继着下锅,放了各种调料,这道尖椒圈火腿肠炒鸡蛋就出锅了,颜色金黄带油花,从外表看少年还是很满意的。

    锅里重新烧热起油。

    处理鸡蛋的时候,少年就在另一口锅中蒸起了鲈鱼,鱼眼发白看样子到了出锅的时候,盘上摆上迷人的小葱花同以准备好的小米辣椒圈,淋上些许热油,这道清蒸鲈鱼也算是做好了。

    苏小姐在院子墙角拾到了个菜园子,青菜正长的旺盛,少年就摘了几颗和着新鲜的香菇一起炒了。

    指望杵在门口的不倒翁挪窝是不可能的。

    想睡在床上的小姐爬起来那是没指望了。

    少年灵机一动就将小桌子摆到苏小姐门前,将炒好的菜肴同买来的猪头肉、熟牛肉依次放好。

    天色已黄昏,这样的人家,这样的桌子有这样的菜色........挺好。

    荆明给自己盛了一大碗饭,成为武夫之后少年的饭量大增,寻常晚上只需要小碗米饭就能吃饱,现在这么一大碗还嫌弃不够。

    太阳从屋檐斜斜照过来,院子一片金黄,老张的影子被拉长。

    少年夹了筷牛肉,划了嘴饭,神情享受惬意,他将陈年女儿红的泥封拍掉,手挥扇了几次,香味醇和浓郁不散,连荆明这种不喝酒的人都忍不住用筷子点了滴放入口中,这滋味甭提了......太辣喉。

    荆明向魂不守舍的老张勾勾手,道:“老张头,来喝口呗。”

    晚风吹来,屋内床上人无声,屋外院中人长根。

    少年心中莫名生出股邪火,不知道哪来的胆气,啪的声将筷子拍在桌上吓的枝头鸟大叫鸟语飞起,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为了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这像什么话?”

    干枯如木桩般的老张,神情好似恢复了些光彩,头颅缓缓转动过来看着少年。

    荆明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眼前这个干瘦的老头可是能徒手捏石头的存在,屋内的苏小姐是他的命/根/子,骂他老张不是东西没关系,要是惹了那个女人绝对好不了,少年这话不是正是说那苏小姐不是吗。

    少年连忙将大碗举起来挡在眼前。

    屋内,苏小姐盖着被子侧卧在床上,眼睛忽的睁开,女人上了年纪面部变化最明显,苏小姐保养的虽是不错面上没有明显的老年斑,但也挡不住皮肤松弛,就在她睁开眼睛的那刹那,原本松弛的皮肤骤然紧致,精致的面庞不仅可以倾人城、倾人国,简直可以颠倒众生。

    正直花季十八的司空新雪美吗,不及苏小姐三分之一美。

    吼出这声前,少年可能没想到生了根的老张头会真的动,此刻的他还就相当的听话,小桌子就摆在苏小姐门前,荆明端着碗坐在走廊上侧席,老张走过来后正对着门坐下,在苏小姐面前,老张喝酒相当含蓄,一次最多饮一碗,这会儿不知道是打算破罐破摔还是怎得抱起酒坛狠饮了一大口,提着筷子将少年炒的菜每个尝了一遍,神色如常看不出是好吃还是不好吃。

    现在的老张像极了即将泼出泼天大浪的深海,少年生怕一个不小心的举动会被新账旧账一起算,只敢小心夹取离他最近的熟牛肉吃。

    张老头喝完了一整坛子酒,干枯的老脸有了些光泽,可能是喝酒的缘故,一向不敢在苏小姐面前说话的他居然开口了,而且还说的比较多:“你知道我同苏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吗?”

    关于英雄路过农家,被浣纱女一见倾心的故事少年早就听过,这消息要么道听途说,要么不知道谁说,内容绝对没有老张头说的结实可靠。

    少年以大碗遮住面庞用力吃饭的动作没有停,不过耳朵悄悄竖了起来。

    老张头手伸进酒坛子里,手指粘了些酒水打了个响指,飞溅出来的酒滴化成俩只相依相舞的蝴蝶,滴水成相,这样的本事少年连听都没听说过,此刻将碗举得更高,吃饭更加凶猛,这个老家伙反复无常,玩的越玄乎越要小心。

    蝴蝶扑翅,相伴飞入高空。

    他说道:“你听过俩只蝴蝶的故事吗?”老头喝着酒神神叨叨的说了好一会儿,屋内侧卧在床上的苏小姐,坐了起来,靠在床背上。

    老张说曾经有一对读书人,他们都在学塾中读书,俩人关系要好时常相伴学习,直到某日其中的一位公子要回家,同伴就一路送了十八里,对井对花聊的很痛快,还断言要将家中的妹妹嫁给他,离别的公子老是说送别的人笨,直到某日这位公子去了那位好友的家乡一打听才知道好友家中只有一位女儿,学子不是真笨,这么一思量就知道那位好友是女儿身,往日种种上心头,他鼓起勇气去求亲,确因家室不对被拒绝,最后员外还要将女儿嫁给别人,俩人相约私奔,一路逃、一路追,逃着的一对人成了俩只蝴蝶,相依飞上了天。

    老张手指搁在酒坛碗延上,一圈圈转着。

    少年吃饭很认真,听得也很认真,心道:‘这是你的故事?不会吧,你老头这么好的手段,谁敢将你追成蝴蝶?’

    屋内,绝美无比的苏小姐眼中泪意涌涌,西阳透过窗户照进屋内,满地金黄难掩遍地伤感。

    可能是觉得蝴蝶的故事可信度不高,老张又说了另一个故事,道:“小子,你知道英雄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吗,苏小姐那时候还是帝女,你被还怕.....就是个小国家啦,我那时候是别国的小兵,跟随这军队一路打到这个国家的城底下,那一见.....可亲乖乖嘞,美的不得了,我心都被夺走,我那个将军居然还嚷嚷着要杀她,这我哪能答应啊,只能杀了这个说啥也不听的将军,谁知道我进城以后,这个小国的皇帝老儿也就是她爹居然嫌弃我是个小兵,不答应我们的婚事,没得办法,她老子还是不能杀的,只能带着她私奔,那老儿也是个死心眼,一路追的紧,最后没的办法只能杀了他。”

    少年捧着碗的手心连连冒汗,这个故事他信,老张有这个本事杀将军,苏小姐动辄给老张脸色看,说他杀了皇帝,少年也信。

    一时之间听到这么多消息,少年心里紧张,知道太多了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老张摊开布满皱纹的手掌,细细数着上面的皱纹。

    屋内,苏小姐不知何时坐在床沿上揉弄着裙摆。

    少年一碗饭吃完了,肚子也饱了,主要是不敢在这个如同大海一般深沉的张老头身边呆着,生怕下一刻就会爆发。

    张老头神情有些恍惚,道:“我在告诉你另一个故事好不好?”

    这会儿他说起了个剑客,剑客本事不咋地,而且眼神还不怎么好,赶路错过了宿头,无奈只能在一间废弃的寺庙落脚,谁知这间寺庙早已被好一伙妖狐占领,夜间就有只小狐狸出来猎食,准备杀了他,可能是傻人有傻福,妖狐对剑客有了怜惜之心,黎明时分不仅道破了寺庙恶处,还想尽办法助他逃走。

    剑客从寺庙离开后用心学剑,学成归来时将整个邪恶寺庙拔除干净,救出那位心地好的妖狐,本意为恩爱到永久,谁知祸事才起,剑客的师门不同意这门婚事,在剑客离开师门后对他进行了追杀,剑客无奈只能将这些人都杀死。

    这是剑客的故事。

    张老头讲完了这个故事,将少年炒的三道菜都吃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俩坛子酒,一坛见了底,一坛也快空了。

    老头仰起脖子将坛子里的酒一口饮尽,提着筷子将盘中最后一块鲈鱼尾巴夹起,可能是出于不胜酒力的缘故,这一筷子没夹稳,鱼尾巴重新掉回了碗中,老头儿筷子一震,捧着大碗的少年恍惚间见俩筷之间飞出道华光升入天空中。

    直到少年细看时,天空黑洞洞的云,啥也没有,桌子边昏昏醉的老头,啥也没干。

    三个故事少年不敢说信,也不敢说不信,这倒不是因为畏惧张老头,只是见他说的神情觉着他可能是书生、也可能是英雄、更可能是举世无敌的剑客,但他现在这个邋里邋遢窝里窝囊的样有书生的样子吗?有英雄的姿态吗?有剑客的影子吗?

    黄昏静谧的小院子,老张身前一张桌子,桌子对着门,门后面坐着位绝世美女,精致的面庞上泪水一滴滴滚下,泪珠中藏着镜像一道道惊世骇俗的影子飞起又一道道惊世骇俗的影子陨落........她哭了。

    少年坐如针毡,想起来又不敢起来。

    直到这时,屋内苏小姐的声音响起,道:“这菜是你炒的,你为什么不吃一筷呢,”屋外老张头的面上浮起玩味的笑容,无形中气氛缓和了不少。

    少年下意识的提着筷子夹了筷鸡蛋渣放入口中,轻嚼......混沌的大脑骤然开明,也不管老张头可怕不可怕,从地上弹起,嗖的下化成影子冲进厨房,抡起桌上的茶壶喝了好大一口,这炒鸡蛋太他.....妈咸了。

    此刻想起后怕连连,张老头这尊杀神吃了这么多没找麻烦实在是破天荒的好事。

    少年漱完了口,从院中出来,见到老张头已经不再院中,苏小姐门前的小桌子移开了些,门又被重新关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