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武者的箱庭之旅 > 第九十八章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一)
听书 - 武者的箱庭之旅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八章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Archer......为什么,你还活着?!”Saber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个人早就应该在十年前与她一起回归了英灵神座啊!为什么这个人还在现世?而且,拥有着人类的肉体?

    吉尔伽美什对Saber展现出了格外宽容的一面,并未称呼杂种,眼中掠过一抹傲然之色,“那是因为十年前,我从圣杯之中获得了肉体啊,名为骑士王的小姑娘。”

    “从圣杯...获得了肉体?”Saber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浑身一颤,“是那些黑泥吗?”

    “嗯哼。”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神情高傲的说道“闲聊时间就到此结束了,Saber,本王允许你离开这里。”

    闻言,Saber双目怒视,剑锋直指吉尔伽美什,恼怒道:“不可能,我是不可能抛下战友独自逃跑的。”

    “果然,这样才是本王看上的女人。”吉尔伽美什轻笑一声,仿佛早已预料到了Saber回答,一点都不意外,冷声道:“那就等本王杀了这个杂碎,再来调教你吧。”

    “我姑且问一句,我们没有什么冲突吧?今日非战不可?”裴煜昂首望着站在天花板破洞边缘的吉尔伽美什,将刚才初见的紧张心情平复下来,问道。

    “杂修,本王与你之间没有战斗,你只会在一瞬间被我杀掉而已。”吉尔伽美什不屑的说道,双手环抱在胸前,高傲自信的姿态,眼中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作为人类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拥有这种自信,更何况还是号称英灵天花板的他?王之财宝拥有世界上几乎所有宝具的原型,拥有三分之二的神性,生前更是驱逐过神灵,掌控一个国家的王。

    这些种种的身份加起来,造就了现在的吉尔伽美什,而裴煜,在他看来,不过是区区活了几十年的一个人类罢了,没有传说,也没有宝具,空有一生蛮力的蠢货罢了。

    “那么,人类最古之王哟,是言峰绮礼让你来杀我的吗?”裴煜心思一动,恭维了一句吉尔伽美什,开口问道。

    “哼哼,区区杂种,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嘛。”吉尔伽美什眯着眼睛,唇角愉悦的带起一丝笑意,“是绮礼那家伙的请求,本王自然应允了。”

    裴煜眼珠子一动,心中震惊,吉尔伽美什确定是言峰绮礼了,也就是说言峰绮礼已经和兵难合作了,这次的杀局很可能就是兵难那个家伙布置的!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兵难与人合作,击杀了Rider。一旦Rider死亡,那么拥有Ruler贞德的己方,肯定会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

    得知了消息的裴煜等人会怎么做?剧情被改变,Rider的死亡时机不对,无论是间桐樱的生死,亦或者是剧情的暴走,都会使他们三人必定会选择来这里查看原因!然后兵难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可以说动言峰绮礼,派吉尔伽美什在这里阻击他们!

    一环套一环计谋,让裴煜顿时脊骨生凉,脑中却有冒出一个想法,为什么兵难就那么确定是他一个人来,而不是带着黄振和山鬼三个人?要知道如果他们全部都来的话,就算打不过吉尔伽美什,也可以从容离开啊!

    不对!裴煜心中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兵难费尽周章,又是击杀Rider,又是引诱他们过来,目的绝对不仅仅是为了要伏杀他们!否则就不会是吉尔伽美什一个人来这里,不然三难加上Lancer与吉尔伽美什,这样成功率不是更高吗?

    念及于此,裴煜不得不再次装出一脸恭敬的模样,对吉尔伽美什略微鞠躬,恭敬的说道“人类最古之王哟,身为王所统御下的臣民之一,俗话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但,裴某还是想央求人类最古之王一件事,希望王上可以大发慈悲,满足裴某的愿望。”

    这一番话说得,诚恳无比,甚至于裴煜的腰都弯了下来,无论是言语还是姿态,都像足了一个畏惧对方的弱者姿态,都给足了吉尔伽美什的面子。

    果不其然,就算是高傲的吉尔伽美什,听完这一番话以后,眼中闪过一抹享受愉悦,轻轻点头,高傲的说道“本王允了,既然口称本王御下臣民,你的武勇得到了本王的认可,此事本王允了。”

    能够接连击退四位Servant的人,勇武之力堪称两届之最的裴煜,言语中对自己如此恭敬,还自称他御下臣民,吉尔伽美什高傲的王者之心得到了满足,此时自然是不介意满足对方临死前的愿望。

    裴煜出乎意料的低姿态,对吉尔伽美什臣服的样子,让远坂凛和Saber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远坂凛不可置信的怒道:“Assassin,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居然对这种家伙卑躬屈膝?”

    Saber满眼届时对裴煜的失望之色,鄙夷道“Assassin,你......我本以为你也是个高风亮节的英雄,没想到你居然会臣服于他?!”

    他们,甚至吉尔伽美什,都认为裴煜害怕了,想要对吉尔伽美什求饶,乞求饶他一命。但,事实的真相果真如此吗?面对判官的时候,裴煜都未曾退却一步,面对开皇劫的威胁,也没有退却一步!

    吉尔伽美什虽然强,但是面对这两人,还未够班。

    裴煜并不在意他们的看法,转而问道:“请问最古之王,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唔?”吉尔伽美什顿时脸色不渝,眼神陡然变得冰冷起来,“杂修,本王可没有回答你的必要。”

    此时,裴煜话锋一转,有如图穷匕见,朗声道“王上金口玉言,莫非也要出尔反尔?在下只是将死之人的一点遗愿,还请王上满足,好教在下死而瞑目。”他的话语中并无半点逼迫之意,但是对于高傲的吉尔伽美什来说,这就足够了!

    作为高傲的王者,就算知道是错,也绝对不会打破自己的规则!而身为王者,无论对错,口出即是金科玉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便是王者的‘规则’

    吉尔伽美什脸色极度难看,这会儿他要是还反应不过来,那他简直就是白活了。这个叫裴煜的人,根本不是在恭维自己,就连刚才那副姿态,都只是在给他下套而已!

    碍于王者之言,不可轻改,吉尔伽美什的怒火几乎快要从胸腔中喷出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言语挤兑到这种地步,无论是以什么目的!

    “伊莉雅!!!”这句话,是吉尔伽美什低声吼出来的,可见其被裴煜气到什么地步了。

    闻言,裴煜轻叹一口气“果然如此......”之前虽然有考虑到这点,但他始终被剧情束缚着,认为只有吉尔伽美什出现在爱因兹贝伦家,那时才是他们要动手的时候。然而兵难准确的料到了这一点,反其道而行之,将最强的底牌吉尔伽美什放在这里阻挡他们,然后分兵去伊莉雅家。

    他们,不,兵难的目标......居然是圣杯?他要圣杯干什么?许愿吗?还是想要达到魔术师的‘根源’?

    不,不对,兵难刚才展露出来的能力,疑似是忍术,不可能跟魔术搭上关系啊!

    杂乱的线索在裴煜的脑中铺开,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了,因为吉尔伽美什已经忍耐不住了。

    “杂种,竟敢愚弄本王,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吉尔伽美什怒不可遏,他竟然被一个人类给欺骗了,身为王者的他,被一届平民愚弄,这简直就是他人生中的污点!

    而吉尔伽美什对于污点的做法,一向是将其干净利索的抹杀掉!

    这会儿,远坂凛和Saber才反应过来,裴煜并非是贪生怕死,而是故意这么做,从吉尔伽美什的口中套出情报,虚与委蛇罢了。

    远坂凛心中被羞愧之意填满,双目躲闪着,小声嘀咕道“对不起,Assassin,我刚才居然误解你......”

    Saber也为刚才自己的莽撞心生愧疚,刚想开口道歉,却被裴煜挥手打断道

    “叙旧就到此结束吧,Saber,你带士郎立刻去帮助伊莉雅,快去!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到伊莉雅!”

    这番话说的很急,也代表了裴煜现在的心情。不知道为何,他的心跳愈来愈快,有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武者的直觉告诉他,一旦被兵难得到了伊莉雅,提前召唤出圣杯,很可能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

    吉尔伽美什冷声道:“杂种,本王就让你知道,惹怒一位王者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王者一怒!伏尸百万!”

    难以言喻的海量魔力从吉尔伽美什的身体中爆发出来,宛如平静的大海上掀起了滔天骇浪,而裴煜孤身被海浪席卷包围,恐怖的魔力似乎随时都会撕碎掀翻他!如同一叶扁舟,在魔力的海浪中摇摇欲坠,甚至稍微大一点的浪头,都有将他葬身海底之危!

    “呐,吉尔伽美什。”裴煜头颅低垂,言语中已经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恭敬之意。

    “那你可曾见过......匹夫之怒么?”

    “嗤,那是什么东西?”吉尔伽美什不屑的笑道。

    轰!

    裴煜抬头,迎着那恐怖的魔力潮汐,踏出一步,霸气狂涌,漆黑的眼眸直视吉尔伽美什,一字一句的说道。

    “人在咫尺!尽可敌国!”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霸王色霸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