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奇幻·玄幻 > 天启预报 > 第三十七章 对不起
听书 - 天启预报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十七章 对不起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跟踪者的脑子里冒出了一大堆问号之后,掏出手机发了条微信,然后装作闲逛一样地走了进去,花了十五块换了手牌,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一股湿热的水汽扑面而来。

    在好几排柜子之间,裸体的男人们走来走去换衣服,可室内并没有槐诗。他只来得及看到通向洗浴场的那扇橡胶帘子动了一下,已经有人走进去了。

    按捺着困惑和焦急,他故作淡定地打开柜子,脱光了衣服,走向了浴场。

    当他掀开橡胶帘子的时候,在扑面而来的水汽中,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少年,浑身的衣服,完完整整。

    他愣在原地。

    搞啥

    “为什么跟着我”槐诗直接问。

    “你说什么”

    肌肉男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很快,神情就疑惑了起来,完全听不懂的样子,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能不能让一下”

    “抱歉,不能。”

    槐诗叹了口气,然后踏前一步。

    嘭

    跟踪者眼前一黑,紧接着才听见拳头砸在自己脸上的沉重声音,脚下打滑,仰天倒在了地上。

    “我问你”

    槐诗蹲在他旁边,低头看着他的脸,重复刚在的问题:“为什么跟着我”

    “妈的”

    那个魁梧的男人大怒,抬起胳膊想要打他的耳光,可胳膊才抬起来,眼前又是一黑。

    槐诗奋力一拳。

    嘭

    就在那些换衣服的人错愕的视线中,槐诗伸手,扯着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起来,扯着他,将他扯进了更衣室里,粗暴地将他的脑袋砸在衣柜上。

    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薄铁衣柜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痕,那个男人奋力挣扎着,可是却挣脱不了槐诗的手。

    最后一次,他问:

    “为什么跟着我”

    “我去你妈的吧”

    在剧痛中,跟踪者大骂,奋力抬起腿蹬向了槐诗,竟然不顾自己的头发被扯断,趁着他脱手的瞬间,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身。

    并没有还击,而是笔直地向着向着更衣室地出口狂奔而去。

    嘭的一声,整个三合板粘成的廉价木门都被撞碎了,扯着门把手的长弹簧抽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血口。

    他险些扑在了柜台上。

    就在柜台大妈错愕的惊叫声中,他抓起柜台上的那几个澡篮子投向了身后追来的少年,然后,连一件毛巾都不批的,直接冲出了澡堂的大门外,奋力狂奔

    槐诗在后面发足狂追。

    攻守易势。

    如今,是连拖鞋都没有穿的跟踪者光着屁股在街道上狂奔,而槐诗则跟在后面,紧追不放。

    不顾双脚赤裸踩在地上的异常感和痛楚,那个跟踪者摔着自己胯下不能被描写的诡异物体,迎着路过妇女们的尖叫,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

    不知道是献祭了自己的尊严换来了力量,还是在几十个手机摄像头的拍摄下解放了自我,那个家伙的速度竟然再一次加快,槐诗一时半会儿都有些追不上。

    直到他终于跑不动了,被槐诗堵在了小巷子里,气喘吁吁地向后挪动着,发现身后再没有了退路。

    “为什么跟踪我”

    槐诗站在巷子口,平静地看着他:“你是打算干脆一点,还是让我自己动手找答案”

    “我不知道”

    赤裸的跟踪者扶着墙,竭力喘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来就是选第二个了。”

    槐诗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实话,我不想这样。”

    那一瞬间,骨节摩擦发出的噼啪声骤然从小巷之中响起。

    紧接着,跟踪者看到了,一个黑影在眼前迅速地放大。在那一双老皮鞋的践踏之下,小巷的石砖骤然下陷,挤出了下面恶臭的污水。

    而槐诗,已经近在眼前。

    嘭

    跟踪者骤然弯下了腰,感觉到肺腑好像要从口中挤压出来。赤裸的双脚几乎从地面上脱离,挡在面前的双臂也在剧烈的冲击之下被撇到了两边。

    没有等他重新站稳,劈下的拳头就已经化拳为掌,推着的他的脸,向后,向后,再向后,直到嘭

    他的脑袋砸在墙上。

    他下意识地想要弯腰,佝偻起来,可紧接着,就感觉到胯下一凉,在呼啸的风中,有什么东西蹬在了自己两腿之间。

    一声怪叫。

    他的眼珠子几乎快要从脸上跳了出来。

    “去死”

    在剧痛之中,那一张脸变得狰狞起来,在躲闪中捡起了地上的酒瓶子,砸碎了之后往槐诗的脖子上捅。

    可紧接着,他就感觉到手腕一痛,胳膊拐成了奇怪的角度,酒瓶子插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血如泉涌。

    紧接着,胳膊断裂和大腿被割伤的尖锐剧痛才迸发开来。

    他惊恐地尖叫,然后发现有只手卡在自己的脖子上,将他提了起来,砸在墙上。槐诗看着那一张扭曲的脸,怒吼质问:

    “为什么跟踪我”

    寂静突如其来的到来。

    那个人忽然不挣扎了,看着槐诗暴怒的样子,好像看到一个笑话一样,被逗笑了。

    抽搐的脸上挤出了笑容,不知道那意味究竟是嘲弄还是讨好。

    他的嘴唇颤抖着,艰难开阖,好像坦白了一样。

    “我想弄点钱”

    槐诗沉默,看着自己身上袖口已经开始脱线的旧西装,还有那一双鞋帮开线的老皮鞋,努力尝试着想要相信这句话,可是到最后,却忍不住垂下眼睛。

    缓缓地松开了手掌,任由那个人跌倒在地上,竭力地喘息,呛咳,在在阵痛中痉挛。

    “好啊。”

    槐诗忽然说,“我给你钱。”

    就在那个人愕然抬头的一瞬间,他伸出手,按在了他的口鼻之上然后,将价值高昂的劫灰灌入了他的嘴里。

    那一瞬间,随着手指的捏合,合拢的口中发出凄厉的叫声。那个人骤然抽搐起来,不顾自己的伤患,在地上奋力挣扎着。

    难以言喻的恐惧和悲伤涌入了他的躯壳之中,蹂躏着他的灵魂,不断地有模糊的声音从喉咙里响起,却被槐诗死死的捏着,无法宣泄。

    直到槐诗听见了身后巷子口骤然传来的刹车声,随着那一辆面包车的开启,好几个带着口罩的男人从车里跳下来,堵在了巷子口。

    他们的手掌都揣在鼓鼓囊囊地怀中,不发一语,只有恶意地视线看着巷子里的少年。

    寂静中,槐诗终于松开了手中的跟踪者,缓缓地回过头,看着那群不善的来者们,终于明白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带着自己钻进这种地方。

    “就是他”

    随着那个趴在地上痉挛的跟踪者抬手指向槐诗的时候,最前面的人伸手,将一柄缠着墨绿色手绳的开山刀从怀里抽出来,紧接着,还是看到了各种管制刀具的踪影。

    槐诗愕然,眉毛挑起,有些不敢置信。

    “没有人想要解释什么吗”他疑惑地问,“比如说自己作为汽修厂的员工随身带着管制刀具很合理什么的”

    嘿嘿嘿的怪笑声从身后响起。

    “有人花了钱要买要买你的命”

    在竭力地呛咳中,那个趴在地上的男人艰难地用一只手撑起身体,扭曲的脸上挤出冷笑,“识相点,别挣扎的太难看”

    槐诗沉默,抬起脚,猛然踩在他的脑袋上。

    嘭

    那个人彻底地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槐诗回头,看着那几个逼近的人,忍不住叹息:”看来,是没有办法善了了,是吧“

    没有人回应他。

    在死寂中,槐诗抬起手,解开了外套地扣子,然后将那一件跟了自己有些年头的西装脱下来,叠起,小心地在地上那个裸男的身上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放好。

    最后,他站起身来,弯腰,鞠躬。

    那态度诚恳又谦卑。

    “对不起。”他说,“我朋友去世了,我很难过。”

    “”

    一瞬间的愕然中,那几个人愣了一下,忍不住想笑。

    可紧接着,就看到那个少年缓缓抬起头,看着他们,面无表情:“所以,待会儿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我就先在这里道个歉吧”

    说着,他缓缓地抬起双手,在胸前摆好架势。

    向着自己的敌人们吐出胸臆间最后一点怜悯。

    罗马匕首搏击术v6

    “这里还是这么冷清。”

    轮椅少女坐在办公桌的前面,环顾着四周,“好像又大了不少。”

    这里是市立图书馆。

    确切一段说,这里是市立图书馆的地下储存仓库在单调的冷光灯管照耀之下,一层层庞大的书架一直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去,一直没入了看不见的黑暗中。

    往前面数,六十年之内,整个新海市曾经出现的期刊、报纸、机关通告和所有的行政条例简而言之,所有市面上会打印在纸上的东西,都在这里储存有备份。

    就连电子版都被存在隔壁的服务器存放室中,随时可以进行调取。

    虽然这是市立图书馆的责任之一,但做到如此夸张的程度,就要归功于办公桌后的那个男人,如今的新海市图书馆管理员,被称为教授的升华者。

    确实可以称作教授没有错,这个男人身上的学位已经多到就连自己都数不清了毕竟他本人的最大爱好就是宅在这个深埋地下的庞大仓库中看书。

    死不挪窝。。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