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历史·穿越 > 权宋天下 > 第三十九章 酿酒配方
听书 - 权宋天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十九章 酿酒配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年近三十的蒋郁山管着二十五个骑兵,都是一人双马配备,是这支百人队的真正精锐所在。论到上阵杀敌他自是郭侃部下第一人,但是只要不在战场上,他就根本不是秦子绪的对手,所有跟吃住钱粮有关的东西,他都得依靠这小嫩皮。

    关键是自随郭侃南下以来,除了追击几个残余的宋兵之外,他们就没打过一场正儿巴经的战,因此他在秦子绪面前也总觉得有些气短。

    四人中秦子绪虽然年龄最小,但曾经随着与郭侃上过两年学堂,认得些字。郭侃把所有的与后勤辎重有关的事务全部交给他。

    秦子绪身材削瘦,自诩文武全能,以郭侃的谋士自居。虽然比蒋郁山小了五六岁,却打心眼里瞧不起蒋郁山这种力大无脑的粗人。不过毕竟在一起近十年时间了,两个人起码在表面上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

    比秦子绪年龄略大的丁武,去年才成为郭侃的亲卫十夫长,也就是勉勉强强具备跟另位三个人同桌吃饭的资格。

    “砰”的一声响,丁武下意识就护住铁锅,有些忧怨地看着突然发飚的蒋郁山。

    满脸横肉的蒋郁山,随手抹了下胡须上的汤水,恨声说道:“娘的,那厮竟然不肯卖我们酒了,有这等好菜却没有好酒,委实让人不爽!”

    “怎么了,不服?就你那粗样,我有酒也不卖你!”秦子绪忍不住地又开始呛他。

    “我老蒋本来就粗人一个,我买酒又不是不付钱,是不是又得让我用拳头说话?”蒋郁山继续着与秦子绪的嘴战。

    “天气越来越冷了吧,他们家盐也够多了吧,再拿盐换酒肯定不合算啊,所以再放一阵等着我们给他涨价呢!”秦子绪慢条厮里地一边夹着东西,一边说着。

    “不会吧,我觉得他们家是真的没酒了。”丁武在旁边小声地说了一句。

    “哼,那小胖子这些招数也就是骗骗你们这些粗人,你看着吧,等你确实熬不住了,他们就要狮子大开口了。”

    “行了,你们就别老惦记着人家的酒了。本来军中就不让喝酒,也就是少爷这些天不在,要是让他发现你们如此肆无忌惮,小心被赶回真定去。”施玉田喝斥了一声。

    “这鸟地方,我真呆烦了,还不如回真定呢!没仗可打,还受这罪,娘的,竟然比真定还冷!”蒋郁山嘴里就停不下唠叨,“那我拿十斤盐去换他们一斤酒行不,实在不行二十斤!”

    “你拿一百斤也没用!”秦子绪依然是一副不屑一顾模样。

    “娘的,你说我粗人,他们不肯卖我酒,我就不信你去就能买得到!”蒋郁山郁闷了半天,难得的想到用一点激将法激下秦子绪。

    “哼哼”秦子绪也不接他的撩拨,说:“过些天,我会让你有酒喝的!”

    蒋郁山本来还想继续啰嗦,不过听说有酒喝,吞了下口水,不再吭气,继续埋头苦吃。

    作为掌管这支队伍军需的后勤官,秦子绪当然很清楚这种酒的价值。如果在真定府销售,何止可以换到五斤盐,放到大酒楼去,每斤酒绝对可以卖到一百斤盐的价格。刚开始丁武跟小胖子交易时,他还没太注意,但交易了两次他就明白被那小胖子钻了个空子,不过好在数量不大,也就任由他们交易。反正带过来的盐根本就不值钱,没了直接到蔡州去再拉就是了。

    能不能买到酒,秦子绪不是很在乎,他在乎的是赵家酿酒的方子。

    自赵家不再卖酒后,他让丁武偷偷地去赵家探了几次,凭着丁武对酒的敏感,只能确定一件事,就是赵家宅里肯定还有酒,只是似乎没酿过酒。宅院中飘出的馥郁酒香,肯定不是刚酿出酒的那种糟香。

    可恶的是,那个赵家小子不肯交出配方,还以不知道配方这种可笑的理由来推脱。灭了他们是简单,但后果还是麻烦。村子里本来就没几家人,郭少爷又一直盯着这家的几个人。更何况即便把人砍了,也不一定能弄到酿酒的配方。

    看来还是得再琢磨琢磨。

    被秦子绪偷偷惦记上的赵权正对着屋子里的几坛酒发愁着。他现在是真的没酒了。前些日子,把赵槿酿出的酒全部蒸馏成高度的烧酒。又把大部份烧酒蒸馏成较高纯度的酒精,他知道现在村子里缺药,而且这世上还没有消炎药这玩意,冬天还好,要是夏天时万一受伤引起感染,在这个小村子里很可能就只能等死。

    可是等到酒用光了,琢磨着重新酿酒的时候,才发现没有酒曲。

    原来有官府管理时,每家酿酒户都需要通过里正向官府购买酒曲,当作交付酒税的一种方式。后来姐姐偷偷弄了些酒曲留着自用,但是等赵权好不容易找到姐姐留下的酒曲时,却发现已经变成几坨比石头还硬的东西。天气冷过头了,酒曲已经完全被冻坏。

    试了几种办法,温水泡、煮、蒸、重新揉,毫无成效。以至于被陈耀嗤笑说他在玩屎。

    然后只能放弃。

    没酒就没酒吧,戒些天也好。

    郭侃也一样在发愁。

    队伍受令屯驻在长临,但自己几乎是一个人扎在了蔡州。天天磨着义父史天泽,希望能够获得出战的机会。总算那边有所松动了,允许自己开始扩招兵源至满百人编额。

    但长临村却无兵可招。

    施玉田已经把村子及周边全摸清楚了。整个村子里,还剩下三十多个村民,但是真正能用的就是一个半:辛邦杰与李毅中。

    村子西边是一大片的滩涂与山林,基本上不可能有人居住;村子北边最近的地方就是褒信,那已经不是郭侃能管的地盘;村子东边,隔着闾河,是一片延绵的山地,与长林村属于相互隔绝的两个地方。

    闾河自褒信而下,在长临村东侧汇入淮水,出褒信后沿途一座桥都没有。以前村子里偶尔会有人靠渡船过河,去对岸山里采些草药。再往东百里之后,才会有些人烟。

    村子南边,就是宽约数里的淮水,难道说还要偷偷渡过淮水去抓些宋人来不成?

    郭侃很泄气,也许,只有离开长临,换个驻地才能解决兵源的问题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