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243章 什么仇什么怨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243章 什么仇什么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听说甄老夫人从宫里回来后就病倒了。

    甄家的事情流传出去后,原本也蠢蠢欲动的人又悄悄的把手给缩了回去,并暗自感叹一句——安宁郡主的杀伤力有点大。

    对于这个评价,云萝不怎么想承认。

    她明明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小姑娘!

    正直善良的小姑娘看着面前堆叠了半人高的《大彧律》一二三四……三十余卷,垂着眼睑面无表情的看了半晌,忽然转身离开。

    月容和兰香也有些咋舌,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兰香率先提议道“郡主,奴婢帮您一起抄吧?”

    却没想到云萝一口就拒绝了,“不必。”

    她还不至于让丫鬟们替代她做这种事情,反正皇帝舅舅又没有给她规定完成的时间,抄一天是抄,朝一年也是抄,时间若再延长到年,她更有大把的宽裕时间。

    再说,丫鬟们写的字迹和她的能一样吗?若是到时候被人纠出来岂不很没面子?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她还当真认认真真的窝在书房里抄写起了《大彧律》,上午一个时辰,下午一个时辰,到一个月禁足期满的时候,她竟然就快要把第一遍抄完了,月容的磨墨技术也从一开始的不甚熟练到如今的行云流水,浓淡相宜。

    一月期满,云萝第二天就出了门,带着专门让人去定制,如今终于完工的两尊镇门兽去了吴国公府。

    她可没想过要偷工减料,既然是自己领的罚,当然也要完成得尽善尽美。

    再说,她缺定制两只石兽的几百两银子吗?

    今天是云萝禁足期满,可以出门的日子,京城的好多人都或明或暗的盯着她呢,所以她刚一出门,有关于她的消息就在京城迅速的流传了开来。

    十一月的京城已经很冷了,寒风呼呼的吹,云萝披着红色的大氅骑在马背上,领口处一圈毛绒绒的洁白茸毛衬得她小脸清清冷冷的仿佛在发着光,越发精致了。

    她的身后除了侍卫外,还有两辆无棚的马车,马车上用红绸布盖着两尊高大的石兽,压得车轮子都“吱呀”作响,听得人胆战心惊的。

    从长公主府到城外石头坊,再把东西拉回城花费了不少时间,到吴国公府的时候时辰将要到中午,甄家的人早已经得到消息,正站在门外等候。

    那只被云萝一刀劈开的石狮和另一只完好的在出事后的当天下午就被收拾干净了,这一个月来,吴国公府大门外一直空荡荡的,所有经过此地的人都要忍不住的多看两眼,或暗中窃语几声,让整个吴国公府的人都觉得面上无光。

    云萝带着人和东西就在吴国公府的大门前停了下来,下马时低头看了一眼地面,发现那天被她劈开的地面如今也已恢复平整,不过那几块青石板都是清晰可见的崭新。

    视线再一扫,在等候的甄家人中没看见吴国公,也不见甄老夫人的身影。

    领头的是甄大夫人,她朝着云萝福身行礼道“国公爷要当差,不在府中,老夫人年纪大了,这一个月来身体一直不怎么见好,不能出来见郡主还请郡主莫要见怪。”

    她身后的甄家人不管脸色心情如何,也跟着纷纷朝云萝行礼,尤其甄放看过来的眼神颇为惊惧,目光不住的往云萝手中的刀上瞄,似乎深怕她忽然就不高兴的又拔出刀来。

    刀鞘在一个月前碎裂,如今也已换上新的,黑色为底,上下箍着三圈暗色铜环,看上去特别的普通寻常。

    云萝握着刀作揖回礼,“夫人有礼,我今日只是将准备好的赔礼送上门,不必打扰老夫人养病和国公爷的差事。”

    甄大夫人扯着嘴角微微一笑,眼中脸上却没有一丝和善的笑意,不客气的提议道“府上忙乱,就不请郡主进屋坐了,不如赶紧把该办的事儿办了如何?”

    云萝也是这么认为的,侧身指着身后两辆马车上盖着红布的石兽,问道“您家的镇门兽就在这里,夫人想要把它们安置在何处?”

    甄大夫人将目光转到两马车上,就要指挥侍卫家丁上前搬运。

    云萝却挥手阻拦道“做事做到底,夫人直接与我说想要把它们放在什么位置就好,我连鞭炮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身后侍卫适时的捧上了两盘鞭炮,红艳艳的好大一团,看着就格外喜庆。

    站在甄大夫人身后的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忽然冷哼了一声,小声的低估了一句什么。

    云萝的耳朵灵,清楚的把话给听见了,但她并不为所动,甚至都没有往那边多看一眼。

    那姑娘的脸色就有些挂不住了,还想开口,却被甄大夫人转头警告的瞪了一眼,随后客气的说道;“那就有劳郡主了,放在原来的位置就好。”

    马车一左一右的停在吴国公府大门两侧,侍卫们摩拳擦掌正要上前把石兽从车上抬下来安放好。

    云萝看着他们那严阵以待的模样,也不知等事情做好要费多少时间,她忽然就把人推开跳上了马车,然后隔着红布一手顶在石兽的腹部,一手扶在旁边,在许多人的惊呼声中轻松的就把它给举了起来。

    罗桥傻傻的抬头看着,忽然觉得他们这些人跟着郡主,除了给她壮一壮声势之外,毫无用处。

    “砰砰”两声,两只石兽稳稳的落在了各自的位置上,云萝拍拍手上的灰尘,抬头看向甄大夫人,服务甚是周到的问道“夫人觉得这个位置可对?需要再挪一挪吗?”

    甄大夫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胸口怦怦直跳的心声,目光都有些僵直,扯着嘴角说道“位置正好,不必挪了。”

    云萝就把两盘鞭炮交给了他们,甄大夫人又暗暗的深吸了好几口气,指使着两个儿子过去把镇门兽的红布揭开。

    在从云萝身边经过的时候,甄二公子甄放的腿都是抖的,吴国公世子的表现要好一些,但也步伐僵硬,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不往云萝这边瞄一眼。

    鞭炮用长长的竹竿挑了起来,在甄家两位公子的手抓住红布的时候,甄家的小厮也吹燃了火折子凑到鞭炮下方,并在两位公子将红布揭开的同时迅速的将鞭炮点燃。

    红绸飘起若两片红云,将今天不见阳光的暗沉天色都映亮了几分。火花飞溅,白烟袅袅,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传出很远,红色的碎屑漫天飞扬,吴国公府门外却忽然不见一丝人声。

    鞭炮喧闹,越窜越高,直到终于落下了最后一声,白烟和纸屑的纷飞中,甄大夫人忽然捂着胸口厉喝了一声,“欺人太甚!”

    然后就猛的往后仰倒了下去。

    甄家人霎时乱成一团,甄世子瞪大了眼睛,抬头死死的盯着揭开红绸后的镇门兽,霍然转头看向云萝,一双眼睛不知是被鞭炮炸出的烟雾熏染还是过于激愤,已是通红一片。

    他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下颌紧绷,咬牙问道“安宁郡主,你这是何意?”

    云萝双手拄着刀,对眼前的混乱无动于衷,听到甄世子的质问就也转头看了过去,面上的表情淡淡的显得特别正经和……无辜。

    “甄世子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她看了眼终于显露在人前的镇门兽,蹙眉不解的问道,“这可是本郡主特意为你家定制的镇门兽,是雕工不够精湛还是形象不够威猛?”

    两只石兽一左一右的伫立在大门两侧,高大威猛,栩栩如生,谁也不能说它们雕琢得不好。

    甄世子额头上的青筋可见的跳动了几下,看着云萝的双眼中几乎要迸射出浓烈的火焰,喝道“这是虎!”

    云萝的嘴角微不可察的一勾,转眼平息又是平静的模样,手指在刀柄上轻轻抚动,悠然道“虎乃百兽之王,正面搏杀可轻松咬死狮子,又是本地物种,作为镇门兽岂不是比狮子那样的外来物种更合适?还是说,你家有谁与虎相冲?若果真如此,倒是我的不对了,都怪我事先没有打听清楚。”

    “你……”甄世子气到失声。

    甄二公子终于从石虎上拔出了目光,转过头来原先想要气势十足的喊上一声,但他如今有点怕云萝,话从嘴里出来就哆哆嗦嗦的,气息不足,“虎乃凶兽,且一山不容二虎,你对我家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云萝眼睑低垂,没什么诚意的“哦”了一声,“这可真是抱歉,我不知道这种小事还有那么多讲究,我之前看到刑部衙门前就放着一尊石老虎,比什么石狮子都威风,我这是想给你们送一对好的呢。”

    甄放抖着嘴唇,真想咆哮一句——刑部衙门的门口放石虎就是看上了它的凶,但谁家居住的府邸会把凶兽放门口?还一放就是俩!

    云萝左右的打量两尊石虎,明明雕琢得这么好,你们竟然不喜欢,还一副我要害你们的模样,真是过分。

    不过谁让她是正直善良的小姑娘呢,“既然你们不喜欢,那我给你们换一对。”

    甄大夫人此时悠悠醒转过来,听到这话当即说道“多谢郡主的好意,不过不必了,我甄家也不缺这一对镇门兽。”

    “夫人不用客气,我也不过是听从陛下的旨意,若是你们不接受我赔偿的一对镇门兽,岂不是让我违抗了圣旨?”哪里能你们想要就要,想不要就能不要?

    甄大夫人的脸色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一下子憔悴苍老了许多,手指不禁急剧收缩,用力的抓了下扶着她的丫鬟,疼得那丫鬟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大概是要被气疯了,她的言语中都带上了十分明显的恶意,“郡主不必担心,您是陛下的亲外甥女,违抗个把圣旨想必皇上也舍不得责罚你。”

    甄世子脸色一变,喊了声“母亲!”

    甄大夫人的面颊轻微的抖动了几下,然后缓缓的垂下眼眸,疲累的说道“等国公爷下衙回来我会将事情告知,叫他进宫去向陛下说明,是我家不要安宁郡主的赔偿,并非郡主你违抗旨意故意不给。”

    云萝轻抚着刀柄的手指一顿,微眯起眼说道“何必如此麻烦?我回头再去重新定制一对镇门兽就是了,只是要麻烦贵府再多等几日。”

    再去重新定制一对?天知道你会再送来个什么样的东西!

    甄大夫人现在只想让她赶紧离开,心里甚至都忍不住的怨怪上了国公爷做什么想不开的要去招惹这个小疯子。如今可好,自家不仅沦为许多人的笑柄,甄家在民间的声望也是一落千丈,偏偏安宁郡主还不肯放过,抬了两尊石虎来再次羞辱吴国公府。

    她的呼吸也不由粗重了几分,急促的说道“就不麻烦郡主了,还请郡主把这两尊石虎也一块儿带回去。”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但云萝从她的脸上却把这个意思看得明明白白。

    她也不在意,甚至看到他们这样的反应,她的心情是很好的。

    目光又在石虎上打了个转,点头道“既然夫人不要,我也就不强塞给你们了。”

    说着一指两只石虎,对身旁的侍卫说道“那两只石虎重新装车,一只送去刑部,一只送去大理寺,就算是我送他们镇门的。”

    侍卫们眼睁睁看了回自家郡主的威风,此时终于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连忙领命答应了下来,“是!”

    甄大夫人的身后,那个刚才嘀咕的姑娘忽然大声说道“这么好的东西,郡主怎么不带回自己家里去?却要白白的送人。”

    这一次,甄大夫人没有阻止她的出声,甚至低垂着眼眸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云萝侧头看了一眼,“你是哪位?”

    那姑娘顿时涨红了脸,感觉被羞辱了。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谁?

    罗桥低着头“吭哧吭哧”的偷笑了几声,大声的跟她说“郡主,听说吴国公夫人就生了三位公子,这位小姐大概是哪个姨娘生的吧。”

    云萝“哦”了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姑娘不由红了眼眶,再顾不得眼前是什么场面,捂着脸就“嘤嘤嘤”的跑进了府里。

    甄大夫人又开始深呼吸了,她虽也不见得有多喜欢这个庶女,但此时看到她丢脸还有这等上不得台面的行为,也是觉得面上无光,羞恼得很。

    云萝看着自家侍卫哼哧哼哧的把两尊石虎又抬上马车,这一次她没有上前去帮忙,甚至没有等他们忙完就先一步告辞离开,留下一地被气得血压飙升的甄家人。

    骑马慢悠悠的走在街上,迎面的寒风刮得她脸疼,罗桥带着另外两个侍卫跟在后面,对着空中哈了一口气,说道“马上就要下雪了,郡主,庄子里的玉米也该收了吧?”

    云萝淡淡的应了一声,“第一次耕种没把握好日子,随着天气寒凉玉米差点都成熟不了,看来明年还应该把耕种的日子再往前推一些。”

    这一个月来,随着天气一点点变冷,她心里其实也有些不安。

    土豆在上个月就已经全部收成了,玉米却一直挨到现在,听说终于到了能收割的成熟度。

    罗桥又搓了搓手,“可不,京城冷得早,在咱江南,这个时节离下雪还早得很呢。”

    另外两个侍卫也都是从江南就跟着云萝的,此时也加入到话题之中,一个说“冷是冷了些,不过只要穿得足够厚实就无妨,老家那儿虽不比这边寒冷,可也不晓得为啥,每到冬日就觉得骨头缝里都透着凉气。”

    另一个说“我还是觉得老家好,现在才刚进冬月呢,我就觉得脸上都要起褶子了。”

    云萝回头看了一眼,“回去给你们都发一盒面脂,洗完脸后擦上一些就不会起褶子了。”

    那侍卫不由得赧然,“大老爷们擦啥面脂啊?郡主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云萝默默的看了他一会儿,“你还没娶媳妇吧?满脸褶子的哪个姑娘看得上你?”

    一人羞红了脸,一人在旁边咧嘴傻乐,罗桥则悄悄的凑近云萝,搓着手一脸春意的说道“郡主,您去年发给我们的冻疮膏就极好。”

    云萝觉得他这简直是废话,本郡主出品,自然是极好的。

    她忽然心有所感,抬头看向了前方一座茶楼的二楼。

    景玥一身红衣便服,青丝半束,正靠在窗边朝她笑。

    云萝的目光一顿,然后在茶楼门前勒马停了下来,落地后转身进了茶楼。

    一路上到二楼,在她于桌前坐下的同时,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也被塞进了她手中。

    她眼他一眼,然后低头吹气,“你在等我?”

    景玥坐在对面,看着她嘟起小嘴吹气的模样,莫名的耳根一热,眼神也跟着一晃,忙拿起面前的茶盏抿了一小口,说道“嗯,专程在此等你。”

    云萝也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水入腹,整个人都跟着暖了起来,虽然她并不怎么怕冷。

    “找我什么事?”

    手指轻轻的转动着杯盏,景玥看着她说道“听说玉米成熟了,我在等你之前答应我的一万斤种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