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211章 江南书院的考生们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211章 江南书院的考生们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最快更新农门贵女有点冷!

    自从元宵那晚从太子殿下的口中知道了些许朝廷动向,云萝就惦记上了回江南之事,连元宵灯会上的游玩都有些心不在焉。

    过了元宵,朝廷官员也都要开始上班了,卫漓如今仍在刑部,当着一个小小的刑部书令史,短时间内泰康帝没打算再给他挪位置。

    到了十臣还是武将都忙得脚不沾地。听说江南那边有几个学子还是浅儿的熟识,在这个时候离京可不是应有的待客之道,不如就等春闱放榜之后?”

    云萝痛快的点头,“好。”

    正好还能把好消息先一步带回去!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来,不过暂时并没有对外宣扬,反正朝中百官如今都在为春闱忙碌,根本就没人在意一个好运的乡下人家的些许圣宠。

    不过从那个乡下出来的安宁郡主倒是值得多多关注。

    土豆和玉米在送进宫里之后就再没有出过幺蛾子了,那些想要毁去它们的人也没了动静,而被推出来的替罪羊阮贺一家都没有等到秋后,出了正月就直接拉出大牢给斩了。

    百姓们听说这位曾经的兵部侍郎竟是因为意图毁去新出的高产粮种,才会被皇上问罪抄斩,在行刑的那天纷纷涌到刑场,朝阮家人扔出了他们手里的臭鸡蛋、烂叶子。

    监斩官见百姓们扔得差不多了,才捂着鼻子走上了刑台,俯身在阮贺的面前轻声说道“软大人,回头看看,看看的妻儿因为受到了多大的折辱,当真忍心他们因为的一念之差走到绝路?”

    阮贺嘴唇蠕动,似乎想说什么,却等了半晌也没见他说出什么来。

    监斩官“啧”了一声,他也没抱阮贺会服软的希望,不过是想要最后努力一下罢了。

    这个年,这位曾经的阮侍郎过得可不大好,从刑部提审到大理寺,日日严刑拷打,他都没有松口说出什么来,真不知是被抓住了多大的把柄。

    监斩官侧头看了眼系着草绳跪在行刑台上的人,又看向到了这步田地仍不肯松口的阮贺,冷笑一声,转身下了行刑台,待到日上中天,令牌落地,“行刑!”

    日子进入二月,京城的大小客栈都已经被进京赶考的举子们挤满了,且还有更多的学子陆陆续续的赶到京城。

    京城里,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无数诗会、文会、茶会、游园会,大小酒楼茶馆中的生意爆棚,城内城外的各处风景点都随处可见穿着儒衫的学子举人。

    此时的云萝却在城郊的一座皇庄种土豆。

    皇庄不大,总共也不过百多亩田地,这是随着册封郡主的圣旨一起赏赐给云萝的,离京城很近,背靠大山位置也不错,土地肥沃,如今特意划出了几亩来种植新作物。

    经过一个冬季和正月的催芽,每一个土豆上面都长出了一个个的芽苞,长的那些足有成年人的一指长。

    云萝指挥着庄户将土豆按照芽的生长切块,拌上草木灰,先晾两天,然后再埋入土中。

    庄子上都是经验老到的老农,知道这东西去年已经在江南种过一茬,眼下手里的就是从江南送过来的,这让他们对新作物的怀疑都消失了,云萝让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虽然云萝其实也没多少经验,除了少少的一点从书上看来的知识,她自己动手种植的经验就只有去年在白水村的那一次而已。

    幸好这也不需要太精湛的技术,土豆这个东西,扔一个到泥土里面,如果不腐烂,等时间到了,它自己就会长出一窝来。

    “其实我也只种过一次,许多都是凭空想出来的,们都是庄稼好手,之后更多的事情还要靠们。”

    庄头正拿着把菜刀小心翼翼的切割着土豆,闻言连忙说道“郡主太谦虚了,陛下都说了能种出这两样新的粮食来多亏了郡主您,我们都听您的吩咐,您说该咋做就咋做!”

    在院里切土豆的更多的却是妇人,平时一把菜刀舞得虎虎生风,现在却也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切坏了一颗芽,连说话的嗓门都没平常时候的响亮了。

    “我去年进城的时候听到城里人都在说这个土豆,稀稀拉拉的一亩地能种出五百多斤呢,这以后要是种得多了,岂不是再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也不知这土豆是个啥味儿,有人说味道不大好,有人却说好吃得很。”

    “那都是瞎说的,多稀罕的东西啊,连陛下都舍不得多吃,都省了下来做种子,有几个人有那福气尝过这个味儿?”

    “郡主之牵党鋈ナ俏医先ツ甑男陆庠叶枷佣耍 br />
    云萝忽然打开了马车的窗户,从城门口的人群中扫过,“袁承!”

    城门前,穿着黑儒衫的几个年轻人顿时齐齐的转过头来,袁承更是一把甩开捂着他嘴的同伴颠颠的朝她跑了过来,“哎呀表妹,没想到竟在这里遇到了,我原本还想着先找个客栈休整一下,等明日递了帖子再去拜访呢。”

    云萝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其他的几位学子也都走了过来,纷纷行礼。

    一共九名学子,有些是相识的,有的则不曾见过面。

    云萝回礼之后先看向李三郎喊了一声“姐夫”,然后转头跟袁承说道,“城里稍微好点的客栈都已经爆满,哪里还能空出来让休整一晚?”

    袁承微微瞪大了眼睛,“这么早就都爆满了?”

    云萝眼角一耷,“不早了,三月初九开场考试,今天已经二月十九,以为所有人都跟似的踩着日子过来吗?”

    身后同窗好几个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当初在越州城见过几次面的陈知府家的二公子陈琛悠悠的说道“若不是山长拿出了戒尺要打他,他怕是还要再拖延个十几天才肯动身来京城呢。”

    刚才捂了袁承嘴的那个少年皱着眉头说道“真想不管他了,让他独自一人上京来才好。”

    嘴上说得不好听,可事实上不还是都和袁承踩着时间的过来了吗?

    云萝便看着那少年说道“张公子,常宁伯夫人见迟迟没有回来很是担心,前几日还来拜访询问江南那边的事,担心在那边被什么事给耽搁了。”

    这少年正是常宁伯的长子张睿,十四岁就中了举,之后下江南考核进入江南书院,今年十人汇热÷书,斗诗博文,相互讨教,那些有才之人的名声就逐渐传扬了开来。如今,在学子中呼声最高的是冀北锦州的封炫,他是冀北总督家的二公子,去年秋闱是冀北解元,听说他写的文章辞藻华丽,一片锦绣。”

    陈琛、李三郎,还有云萝都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到了袁承的身上。

    他们这边也有一个解元呢,还是江南地区的解元!

    舞文弄墨比文才,江南书院的学子从没怕过谁!

    月容略微停顿了会儿,又接着说道“年前也有许多江南的学子到了京城,其中有几位来自江南书院,不过他们并不经常参加文会,似乎偶尔有兴致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学子中名声不显,但是……”

    她迅速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说道“奴婢之前听长公主说,有几位学子已经在朝中好几位大人的心里挂了。”

    陈琛愣了下,忙问道“知道是哪几位吗?”

    月容想了想,犹豫的说道“这个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只模糊听见一点,有一个叫赵琦的,大理寺的大人对他赞不绝口,说他思维清晰,想法还是什么的十分新颖,是个断案的好手。还有一个叫乌……乌……”

    “乌来福?”

    “对,是这个名儿!”月容恍然道,“长公主说,翰林院的董大人赞他写了一手好字,说他字字如画,其余的奴婢也没听请。”

    而听她这么说来,云萝也想起了一件事,说道“我之前在宫里遇到户部的温尚书,他也赞了一个叫白黎轩的人,说他算术极好,拨起算盘来不像个读书人。我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可也是们书院的?”

    陈琛忍俊不禁,袁承也是抽了下嘴角,说道“确实有这么一位,白师兄家里世代都是给人做账房的,从会爬开始,他的玩具就是算盘,后来才发现,他在读书上也有些天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