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174章 不喜欢就还给我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74章 不喜欢就还给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萝的回来让家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郑丰谷和刘氏红光满面,云萱亦是神采奕奕,就连文彬和嘟嘟都粘着她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隔壁的宝生媳妇,二根媳妇,其他的大婶大娘大叔大伯都纷纷来这边串门,还有一群不甘寂寞的小孩子,三叔三婶也带着云桃他们来坐了会儿,热热闹闹的吃晚饭的时候都没有清净下来。

    一直到天黑夜深,乘凉的、串门的人们才逐渐散去,郑丰谷去关上了大门,而刘氏她们则开始整理堆满了屋子的东西。

    “你这都买了些什么东西回来啊?”刘氏忍不住的又嗔怪了一句,“你攒点钱也不容易,可别一下子都花没了。”

    云萝一边指挥着把各种盒子包裹分类归拢,一边回答她,“这点银子我还是有的,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买的,还有一些是祖母准备好让我带回来送你们。”

    “老夫人已经送了许多东西,你咋又带来了?”

    “一点点,不是很多,送来了你只管收着就是,等下次我去府城的时候,你也给准备些家里有的鸡鸭鱼肉咸菜蔬果的就行。”

    刘氏瞪了她一眼,“你还真是不嫌寒碜。”

    “不寒碜,来往都是一份心意。”

    云萱在旁边听了一耳朵,问道“小萝,你下次啥时候去府城啊?”

    这一问,屋里也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云萝。

    云萝将一个厚实的油纸包放进其中一个篓子里,抬头说道“我这次回去,不过上了族谱和祭祖,只在族人之间走动了一圈,还有宴请宾客要等兄长来了之后再主持。兄长正在来江南的路上,等他到了之后会来接我去府城,到时候也要请你们一块儿过去。”

    本来正在伤感小闺女恐怕住不了几天就又要离开,一听她最后那句话,刘氏顿时心中一慌手足无措了起来,“咋……咋我们还要去呐?这……下里巴人的,可别给你丢脸。”

    不仅是刘氏,其他人也都有些畏缩之色,但畏缩之中又夹杂着些许期待和欢喜。

    那可是府城啊!

    云萝也跟她说“都是我爹我娘我姐我弟弟,哪里丢人了?”

    郑丰谷关好了大门从院子里走进来,搓着手说道“那卫家是啥样的人家,往来的肯定也都是些有权有势的富贵人,我们一群乡下泥腿子混在中间,就怕要嘲笑你也是个乡下丫头。”

    这还真是极有可能的事,但云萝又如何会在乎这些?

    “乡下泥腿子,不也把我养得这么好?”

    云萱和文彬的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云萱轻轻的推了她一下,说“哪有你这样自吹自擂的?”

    文彬却有不同的意见,“三姐本来就很好,我再没见过比三姐还要聪明厉害的人了。”

    郑嘟嘟正抱着个盒子“吭哧吭哧”的想要打开来,闻言顿时从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用力的说道“对!”

    云萝还跟文彬说“你不是好奇江南书院吗?到时候我带你去小舜镇上看看,书院不一定能进去参观,在外面看看却是没问题的。”

    文彬的眼睛一下子就锃光发亮,不管能不能去那儿读书,江南书院确实是所有江南学子心目中的一片圣地。

    刘氏和郑丰谷对视了一眼,有些忧心,又有点欢喜。

    他们在这个小村子里待了半辈子,最远的也不过到临近镇上,这一下子就要往府城去了,心里总是忐忑又期待的。

    那可是府城,不仅仅是越州府的府城,更是整个江南道的首府,顶顶繁华的地方。

    一屋子的东西先分类放好,然后云萝才开始分派起了给家人准备的东西。

    兰香一直安静的在旁边帮忙搬东西,此时终于轮到她出场。

    云萝拿出一匹布,她就说“这是新出的广陵布,最是细密柔软,用来做贴身小衣,穿着比丝绸还要舒适服帖。”

    “这是妆花锦,现在天气炎热不适合穿着,等到秋冬时节,做一身小袄真是再好看也没有了,日常穿着或是出门走亲戚都合适。”

    “这是织锦罗,清凉舒爽,正适合夏日穿着,天然的带着暗纹,无需再另外绣花,这是花开富贵,这是出水芙蓉,这是茂林修竹,这是松鹤延年……”

    介绍完料子,她又跟着云萝的动作介绍起了饰品,“这是缀宝轩出品的金簪和玉镯,府城的夫人和太太们最是喜欢缀宝轩的东西,想到太太简朴惯了,小姐特意挑选的简单式样,平常使用都不突兀。金玉楼颇受年轻姑娘的追捧,他家的各色珠花头面亦是十分精致,小姐特意给郑姑娘挑选了一整套的头面呢,不管是平时闲暇,或者过年走亲戚的时候,亦或是出嫁前招待宾客那两日佩戴都很合适。”

    云萱一下子就羞红了脸,看着送到她手上的整套头面,亦是爱不释手,又问“这要不少银子吧?”

    兰香的开口介绍让云萝松了口气,反正她自己是做不到这样详尽介绍的,顶多说一句“这些料子我看着挺好,镇上也不怎么多见,娘你看着安排。”

    而现在云萱询问,她便说道“不贵,总共也才六件,不过是成套的才看起来贵重一些,其实价格还比不上娘的一只玉镯,给你日常佩戴,等你出嫁的时候,我再给你准备一套更好的。”

    刘氏正稀罕的摩挲着玉镯子,听到云萝这话不由吓得手一抖差点把玉镯脱手扔出去,慌忙拿稳小心的放回到盒子里,又去看了看云萱的那一套头面,看到里面的一对耳环,一对金钗,还有一对扎实的雕花金镯,更是目瞪口呆。

    哎呦喂,这玉镯子原来是这么贵的吗?

    “买这么贵的东西做啥?这玉老脆了,要是不小心磕着碰着,可不得心疼死?”这让她如何敢戴?

    云萝拿起那个玉镯直接戴进了她的手腕,“玉养人,这个你先戴着,若不小心磕坏了,我再给你买新的。”

    这视金钱如粪土的口气,是她小闺女没错。

    刘氏摩挲着手腕上温润的玉镯,心里是十分欢喜的,想的却是待会儿就摘下来藏好,等闲暇走亲戚的时候再拿出来戴。

    云萝又从盒子里拿出了几枚玉佩,分给了郑丰谷和文彬、郑嘟嘟。

    郑丰谷原本坐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着,见此不由惊喜道“咋还有我的?我一个大老爷们要这些做啥?”

    郑嘟嘟却不客气的一把抓了过去,抬头看见三姐竟然先给哥哥把玉佩挂在了脖子上,顿时就不满意了,直把玉佩往云萝的怀里塞,“三姐,我先我先!”

    文彬朝他翻一个白眼,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还伸手把他往外推,直到云萝帮他把红绳打好了结,他又朝郑嘟嘟轻哼了一声,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

    郑嘟嘟气得把小胖脸鼓成了包子,即便云萝马上帮他把玉佩挂到了脖子上,也不过才稍稍消气一点,直到又拿出瑾儿托她带给胖嘟嘟的礼物,才重新喜逐颜开。

    “是木鸟,它还会动呢!”把玩了一会儿,他忽然收起了笑容,抬头问云萝,“三姐,瑾儿哥哥回家了吗?”

    “对。”

    ”蛟谠钐藕笊栈穑阶拍源饪戳搜郏缓筇袅肆礁蟀撞袢钐爬铮涣镅痰牧锍隽嗽罘康皆鹤永铮米朋谥阋槐甙涯コ龅亩菇У侥就袄铮槐吒坡芩怠叭悖懈鍪挛易蛱焱烁闼担稳偈π窒蛭掖蛱撕枚啻危誓闵妒焙蚧乩础!br />
    云萝不停歇的推拉着石磨,闻言说道“大概是他大哥毁容的事吧。”

    文彬朝她竖了下拇指,“我听他话里的意思,先前你送他的祛疤膏一开始用的时候效果很好,但之后就逐渐失去了效用,虽然脸上也恢复了几分,但一些比较严重的地方仍留着骇人的伤疤。”

    这是自然的,祛疤膏再好也不是神丹妙药,那屠家大公子的半张脸被烧伤得太严重了,很多地方甚至都已经碳化,必须要先把坏死的皮肉剜去,再经过几次整形,才能大致恢复正常。

    先潜蚧瘟讼履源炙档馈凹稳偈π值募依锶撕孟窨悸乔宄耍疵幌氲侥憔谷蝗チ烁牵矸菀脖淞耍刹痪陀行┳偶绷寺铩!br />
    云萝随手把磨盘上的豆子掸进孔洞里,“如果考虑清楚了,就让他们明天过来吧。”

    当初不过随手为之想找个试药的,但事到如今,只要屠家愿意,她也没想过要半途而废。

    夏天的太阳出得早,但食肆开门的时候天也才不过是刚刚放亮,而上门的第一个人却竟然不是客人,而是郑虎头。

    “昨天我就想来了,太婆却说你刚刚回来家里指不定得忙成啥样,让我今儿再来。”他啃着新出炉的热包子,一点的不带客气的。

    包子当然不能白吃,接下来他就留在了食肆里端盘子抱柴火,还在院子里劈了会儿柴。

    等到食肆过了最忙碌的时段,他肩上背一个篓子,怀里还抱着个竹筐,带着云萝往村里走去,“这都是些啥东西?你咋带了这么多?”

    云萝也不空手,旁边的兰香,甚至郑嘟嘟的手上都拎着不少东西。

    “是姑婆托我带回来的。”

    虎头扭着头跟她说话,“你去见姑婆了?”

    “嗯。”

    一路走去,也遇到了不少乡亲,见他们七手杰媳妇身边的春喜都比不上?可别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兰香霍然抬眸,那眼中森凉冷然,似有杀气迸现,一眼就吓得郑玉莲慌忙后退一步,脸色都白了。

    转眼间,兰香又低下头,朝她福身温温柔柔的说道“小姐都换下华服亲自动手干活了,奴婢又怎能穿戴一新啥都不干呢?穿得不好,倒是叫郑姑姑见笑了。”

    除了郑玉莲,谁都没有看见她刚才的那个眼神,云萝似有所觉,却也并不十分意外。

    她第一次见面就看出来了,她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都是有些功夫的,至于武功究竟如何,她暂且还没有亲眼见识过。

    郑大福咳了一声,又瞪了眼不安分的郑玉莲,觉得有些丢脸。

    “你在府城如何?”话题终于转回到了正题上,“咋这个时候回来了?”

    “祖母体贴我第一次离家会不习惯,在开了祠堂上族谱和祭祖之后就派人送我回来住些日子。”

    郑大福愣了一下,“这还专门为你开了祠堂?”



    郑大福呐呐的,心里对云萝在卫家的份量又有了个新的认知。

    开祠堂可不是小事,还是为了一个女儿单独开祠堂。

    孙氏反倒不是很明白这里面的区别,犹自翻着云萝送来的礼,脸色耷拉着,显然是不怎么满意的。

    但她也怕云萝又会怼一句“不喜欢就还给我”,毕竟以前她就敢这么做,现在换了身份,肯定是更加的无所忌惮了。

    郑大福自己琢磨了会儿,又问答“你在府城这些天,可有去看看你姑婆他们?”

    站在门边的郑云兰忽然把耳朵竖了起来,就听云萝说道“去了,两人都身体健康,袁承表哥要参加今年的秋闱,被他先生关在了书院里闭门苦读,只许休沐的时候回家休息。”

    郑大福笑了一声,摸着胡子说道“回家怕是也没得休息呢。”

    心里是高兴的,又有些止不住的酸涩。

    一样的年纪,袁承被托付重望要考解元,他的大孙子却连秀才都是考了个倒数的。

    不过好歹也是有功名在身了,总是一个盼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