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168章 别凑这么近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68章 别凑这么近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景玥表示他有点冤。

    可惜云萝已经把注意力转回到那个女子的身上,看着她仿似逃过一劫的瘫软在地上大口喘气,抓着胸口的衣襟满面惊惶,云萝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的同情和怜悯,反而有一点疑惑。

    “混迹风月场的人,竟还这么没有眼色?”

    景玥是多看那人一眼都嫌脏,就只看着云萝说“许是被惯坏了吧。”

    “惯坏了?”

    侍卫小哥转头说道“那些个文人自诩风流才子,对家中的父母妻儿未必温情,对青楼勾栏里的妓子却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甚至还有拿着媳妇嫁妆,乃至砸锅卖铁都要捧着银子去博卿一笑的。”

    这话一出,周围的那些文人们脸色各异,有人似乎想要跟他分辨一二,却又慑于他手中锋利的刀,只敢拿眼睛来瞪他,更多的人则是不以为意,认为一个下人武夫如何能够理解他们的风雅?

    云萝不关心这些人,对于这女子刚才似有侮辱的言语也没有多放在心上,却有些在意她之堑哪昵崮凶樱Q刮模羲刮模土丝桃蛭蝗碳秸獍悴腥讨露⑽Ⅴ酒鸬拿纪范际撬刮牡摹br />
    “你可曾知道今日这事的来龙去脉?”

    他拱手朝着云萝一揖,“在下柳文生,今日之事从头看到尾,虽是这位翩翩姑娘出言不逊在先,但也没到要挖人眼珠子的地步,还望这位小姐宽恕一二。”

    云萝若有所思,“你不提我倒是疏忽了,既是出言不逊,就该割舌头,怎么成挖眼珠子了?”

    景玥轻笑了一声,伸手将她的脸从柳文生的方向转回来,“若不是她这眼珠子乱看,何以会说出那样侮辱你的话来?况且,你不是还要问她话吗?割了舌头可就什么都说不了了。”

    柳文生被他们二人的恶毒言语气到了,“人生在世理该心怀仁爱,你们却何以这般手段狠辣?”

    景玥眼神一冷,云萝亦转过了头去,蹙眉说道“看你打扮也该是个读书人,你不如与我说说,江南何时依附于卫家?卫家又在何时成了坐拥整个江南的土皇帝?”

    柳文生脸都吓白了,“这话可万万不敢说。”

    “为何不敢说?一个花楼妓子都敢当街大放厥词,你一个身负功名的读书人却为何反而不敢说了?”

    柳文生的脸越发的白了,他到现在才终于反应过来云萝在意的根本就不是翩翩将她与妓子比较的侮辱,而是那些将卫家比为江南土皇帝的言辞。

    细想想,翩翩之前的言语确实有诸多的不妥,虽然卫家在江南的地位尊崇,就连知府乃至道台大人都要看卫家的脸面,然而说他们是江南地界上的土皇帝,谁都不敢。

    这里是江南文人的热÷书集地,几乎所有人都以着将来当官为目标,自然知道,当今在幼年登基,吏治败坏,这些年来若非有卫家的镇守,江南也必然要成为有些人争权夺利的修罗场,又哪里有当下的平静和安宁?

    这些年来,多亏了朝堂之上有刘相坐镇,江南有卫老夫人镇守,才让他们等到了景家瑞王爷的长大,领兵大败西夷,震慑西北。

    不仅是柳文生,周围的其他书生亦是面面相觑。

    他们之前也只看到云萝和景玥为了翩翩姑娘的一句话就要挖她眼珠子,实在是残忍至极,竟是没一人察觉到翩翩之前的话有多少不妥。

    整个江南都托庇于卫家,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吗?

    可是这样的话,能随便说吗?更何况这还是出自于一个青楼妓子之口,是用来仗势威慑所谓外地人的。

    鹊桥仙大门口一时间落针可闻,直到有一个青衣书生遥遥的朝云萝一拱手,“我等竟还不如一个豆蔻姑娘深明大义,实在是枉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学生惭愧,也终于明白我与小舜山上的师兄们相差在何处,往后再不敢到这烟花之地来荒废时间。”



    “那是万鸿书院的周鸣,听说当年被江南书院拒之门外,他就一直心有不服,往日见到穿黑衣襦衫的,不管是不是江南书院的学生,都必然要遭他的冷眼相待。”

    几个书生在旁边窃窃私语。

    “江南书院的规矩甚严,不许学生到烟花风月场所嬉乐,一旦被抓住,必然严惩。”

    “怎么个严惩法?”

    ∩袅税肷危е嵛岬乃档馈澳恰且膊槐卣獍阊侠鳎偎担幢阊杂锟胥S形苊镂兰抑樱哺媒挥晌兰遥挥晒俑创χ茫媚锖稳耍臼裁丛诖颂嫖兰疑煺牛俊br />
    景玥再次将云萝的脸转了回来,轻笑看着柳文生道“这位……兄台倒是个有情之人,不知家中可曾娶妻?”

    柳文生不明白他何以问这个话,但下意识的就答道“已成家三载。”

    “那不知对尊夫人,兄台是否也有这般温柔怜惜?”

    柳文生一愣,莫名的想到了刚才那位侍卫说的“这些文人对父母妻儿未必温情,却对青楼勾栏院里的妓子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霎时涨红了脸。

    景玥没有再多看他一眼,细致的整理着云萝方才被他揉乱的几缕发丝,在周围有眼神不自觉的往云萝身上瞟的时候,抬眸一一扫过去,吓得那些人慌不迭的移开目光,仿佛再多看一眼就连他们的眼珠子也要保不住了。

    那翩翩终于彻底的不敢有小心思了,看着侍卫小哥又举起了刀来,她崩溃的捂着脸大声哭喊“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们饶恕我的罪过,我以后再不敢说那些话了!”

    侍卫小哥有些郁闷,到底还能不能愉快的挖眼珠子了?

    眼珠子看来是挖不成了,而鹊桥仙被云萝和景玥加上一个侍卫小哥这么一闹,也几乎人去楼空,留下几个姑娘在里头面面相觑,瑟瑟发抖。



    有人从鹊桥仙的后门溜了出来,朝着越州城的方向飞奔而去。

    与此同时,云萝也辞别了姑婆和姑丈,还约定了等袁承休沐时,她若是也正好有空,就再过来拜访。

    回到府上已是傍晚,对上抱着手臂等候在正院里,一脸“你们竟然自己出去玩,把我一个人落在府上”的瑾儿小殿下,景玥直接无视略过,云萝倒是摸了下他的头,然后抬头与老夫人说道“祖母,今天在小舜镇上遇到了一件事,或许该和你说一声。”

    本来正想问“今日玩的开心吗?袁家的姑婆姑丈如何”的老夫人顿时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好奇的问道“遇上了何事?可是有人欺负你?”

    欺负不欺负的也就随口一问,她一点都不觉得她孙女会被外面的那些人给欺负了,再说,不是还有个景玥在一起吗?

    却不想,云萝尚未开口,景玥先轻笑了一声,说道“今日在小舜镇上从鹊桥仙门外走过,里面出来个花娘,很是出言不逊,还拿阿萝与她楼里的姑娘相比较。”

    “混账!”老夫人顿时脸色一沉,一巴掌拍在身旁茶桌上,“一个下九流的贱胚子,竟也敢如此侮辱我卫府大小姐?那人现在何处?”

    云萝看着那霎时裂了一条缝的茶桌,那翩翩若是在这里,怕是也得落个这样的下场。

    不过,不论在不在这里,她的下场好像都不怎么好。

    原本云萝是不打算跟老夫人说这件事的,反正她自己其实并没多在意,说出来也不过是平添老夫人的恼怒,没必要。

    可景玥既然说了,她也没意见,只将事情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说了一边。

    说是原原本本,其实概括起来也就几句话的事。

    “那叫翩翩的花娘拉拉扯扯中被小旦伤了一点皮,气恼这下直接搬出了卫家来压人,还说鹊桥仙是卫家老爷的产业,后来对我出言不逊,景玥要挖她眼珠子,在鹊桥仙大门前很是闹了一场。”

    小旦就是今日跟着他们出门的侍卫小哥,听景玥说,他原本出身小康之家,无奈父亲考了几十年的科举也未能得个功名,又附庸风雅时常跟着好友出去,说是参加诗会、讨论学业,其实就是到勾栏之中狎妓,为了所谓脸面出手十分大方,渐渐的家业就败落了,他母亲也被逼死,甚至到后来把唯一的儿子都卖给了人贩。

    所以他对风月场其实是十分仇恨的,更厌恶那些不好好读书,整天附庸风雅以狎妓为乐的所谓文人雅士。

    云萝的话过于笼统,景玥就在旁补充丰满,听得老夫人的眉头越皱越紧,转头着人请来了大管家卫德,直接问道“你可知小舜镇上的鹊桥仙是谁的产业?”

    卫德愣了下,想了会儿才想起来鹊桥仙是个什么地方,不禁更是诧异,老夫人何时竟对这种风月场有兴趣了?

    整个卫府都没有涉足风月场的,不过族中那边倒是有两位,他还正巧知道。

    “先前倒是听说族中的人心中的圣地。”他双眼锃亮,随之又失落的低下头去,相互勾缠着手指轻声说道,“可惜我来了江南这么久,至今都尚未见到江南书院的模样呢,等日后回京了被父皇母后问起来,我都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低垂的眼睛,让谁也看不见里面的神色,看似失落,实则里面充斥着雀跃。

    看吧看吧,我都这么可怜了,是不是得赶紧答应我马上就带我去江南书院玩……看看?

    云萝若有所思,“你想去江南书院?”

    “天下就没人不想去江南书院的!”

    “那好吧。”她说,“明天开始认真学习,争取早日考入江南书院成为里面的一名优秀学子。”



    云萝甚至还朝他轻轻的弯了一下嘴角,说〉乩怼⒄蠓ū裕踔潦且拙跏晕匏恢闳羰悄馨莸剿拿畔陆且簧肀臼露几Я耍氐骄┏呛笠膊恍枰倥率裁础!br />
    小公子撇撇嘴,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现在就什么都不怕!

    又似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那林山长真有那么厉害?”

    林山长究竟有多厉害都还只是传闻,但老夫人的厉害却很快就被他们亲眼所见了。

    这日傍晚,云萝刚吃过晚饭就被老夫人早早的打发了回去,说是在外面玩了一天也累了,合该早些歇息。

    一觉睡到自然醒,云萝起来后在院子里将这几天新学的招式演练了两遍,景玥也早早的过来陪她练武,天色从晨曦微露到霞光漫天。

    一阵哀嚎忽然从正院的方向传出来,把锦兰院里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锦兰院就在正院的后院,离得不很远,但也不是那边说句话这边就能听到的距离,寻常人走路还得走上个几分钟呢。

    可现在,那边的声音却直接传到了这里,可见那一声哀嚎叫得究竟有多大声了。

    云萝与景玥对视了一眼,然后暂停下练武这个事情,一起朝着正院走去。

    没等进去,随着他们的靠近,正院里的动静也越发清晰的传进了耳朵里面。

    “老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因为昨日我那家花楼里的姑娘言语侮辱大小姐的事,我可以亲自向大小姐赔礼道歉,那个没眼色的贱婢也可随大小姐处置。但你这般让人把我从家里绑来却实在过分了,虽说您是嫡支老夫人,又是前任族长,可我大小也是个族老,可受不起这般折辱。”

    云萝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只要不是祖母出事,她便无所谓,现在倒是不知该不该进去了。

    景玥不知怎么的与她凑得很近,几乎是贴在她耳朵上的说道“看来是老夫人把八老爷给抓了来,也不知刚才出了什么事让八老爷叫得那么惨。”

    他呼出的热气从她的耳朵拂过,又扑到了她脸上,痒痒的能清楚的感觉到脸上那些细小汗毛的舞动。

    云萝有些不自在的让开了一些,又侧过身来伸手将他推得远远的,“别凑这么近!”

    景玥便乖乖的站在一臂之外,一副无辜的模样,眼神示意了下正院的花厅,“你要进去看热闹吗?”

    云萝也弄不清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这个人从四年前就让她摸不清,现在依然有些怪怪的,但至少有一点能肯定,他对她全无恶意。

    此时,又听身后正院里,老夫人说道“我哪里敢折辱八老爷呢?您多威风啊,整个江南都要跪俯在您的脚下瑟瑟发抖,什么知府大人、道台大人,都得看您的脸色行事,您让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西,您让他们撵鸡,他们就不敢骂狗,真是好大的脸面!”

    随之响起的是“啪”的一巴掌落在了实木桌案上,站在门外,云萝都似乎听见了坚硬厚实的木板想要坚挺却最终还是支持不住的微弱哀叫声。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