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154章 我需要冷静一下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54章 我需要冷静一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归功于嘟嘟从小养成的习惯,所有好东西都必须要给哥哥姐姐们留一份。所以当云萝问他今天吃了什么东西的时候,他还显摆的从漆盒里拿出了几块点心和一只烧鸡腿,说是小哥哥家的丫鬟送来给小哥哥吃的,小哥哥让给了他,他自己吃了些,又给小伙伴们分了些,还剩下不少呢。

    没有鹅肉的影子,毕竟那是偷偷吃的,在回家以前都觉得他们偷吃鹅肉的事情能够隐瞒下来呢。

    听他还敢提起鹅肉,刘氏瞪了他一眼,但见他一身红彤彤的可怜模样,又舍不得继续责怪他。

    其实郑嘟嘟脱了衣服之后就已经不觉得难受了,他又还没有到很知道害羞的年纪,一开始的时候稍稍有点羞涩,但身边都是最亲近的家人,他很快就放飞了自我,满屋子跑的飞快,大喊大叫似乎有些过于活泼了。

    云萝扒拉着那些点心,不知是她学艺不精,还是有问题的那些都被他们给吃了,又或者是她猜测错误,这些点心其实没问题,她几乎把东西都拨弄成了粉碎,却并没有发现异常。

    看着她脸色沉凝,郑丰谷他们的心也不禁悬了起来,而瑾儿更是早在她问他们吃了什么的时候就变了脸色,两只眼睛始终死死的盯着云萝的动作,连光着大半个身子都顾不得害羞了。

    “小萝,咋样?查出啥来没有?”

    云萝朝刘氏摇摇头,又朝郑嘟嘟说“过来。”

    旁边的云萱随手拉了他一把,手心里薄薄的茧顿时让郑嘟嘟扭着身子说“二姐,你别碰我!”

    云萱愣了一下,下意识松开了手。

    云萝也多看了他一眼,再给他把脉,同时对郑丰谷说“爹,我一时也查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你去请六爷爷来一趟,请他看看。”

    郑丰谷点着头就转身出去了。

    又转头跟刘氏说“娘,你去宝生大娘家问问,她家金娃和银娃身上有没有不舒服的。”

    刘氏有些慌神,“这些东西真把孩子们给吃坏了?”

    云萝犹豫了下,说“可能只是过敏,好好的东西,有些人就是吃不得,但不是每个人都不能吃的。”

    刘氏听不明白,云萱若有所思,道“我先前听说有些人不能吃鱼虾,镇上有个人连鸡蛋都不能吃,一吃就身上出疹子,你说的可是这意思?”

    “对。”

    这么说,刘氏就明白了,她先前听来食肆的客人们说起这稀罕事的时候还惊讶了很久呢,咋会有不能吃鸡蛋的人?

    可嘟嘟,以前也没见他有啥是不能吃的呀。

    刘氏匆匆出门,很快宝生媳妇就拉着她大孙子过来了,说“我听你娘说了,银娃一点事没有,倒是金娃说身上有些痒,我给他看了下,啥都没有。”

    抬眼看到郑嘟嘟和瑾儿两个都浑身红彤彤的,顿时“呦”了一声,转身就相当豪迈的要当场给金娃扒衣服。

    金娃连忙抓住自己的衣裳,急切的说“我没事,奶奶我真没事!”

    宝生媳妇瞪了他一眼,“有事没事不是你自个儿说了算的,挡啥挡,你身上那几块肉啥人没见过?平时光着屁股在河滩上追逃也没见你们害羞的。”

    那能一样吗?那时候周围的小伙伴都是一样的!

    金娃死死抓着自己的衣服,急得大声嚷嚷了起来,“我没事,不许脱我衣裳!”

    宝生媳妇立刻就把手举了起来,“还敢跟我大声嚷嚷了?”

    云萝忙上去拦住她,弯腰要跟金娃说“把袖子拉上去我看看行吗?”

    这个可以!

    金娃当即把袖子往上一撸,期间他无意识的在手臂上挠了一下。

    他穿的是一身粗布短褂,料子更粗糙,但他只是有些痒,手臂上并没有被磨出红色的划痕。

    云萝看了一眼就帮他拉下袖子,转身指着桌上的东西问他“这几样点心,你和银娃都吃了吗?”

    他摇了摇头,“烧鸡我们每人都吃了一口,银娃吃了这个白白的点心,我吃了那个最好看的。”

    哦,水晶糕,据说还加了瑾儿最爱吃的橘子的汁水。

    宝生媳妇看着桌上还留着的那几块精致的点心,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拍着金娃的脑袋说“这样好的点心都能吃坏了肚子,可见是个没福的。”

    这点心可能不干净,可能被人故意下了药,这样的事情对纯朴又没什么见识的她来说是想也不敢想的,哪个遭天谴的舍得往这样好的东西上下脏东西啊?

    此时远远的传来一阵哭声,郑嘟嘟耳朵一动,忽然转身就窜了出去,“是小虎!”

    郑丰谷请了六爷爷过来,郑丰庆抱着哭闹不止的郑小虎也一起过来了,小胡氏在旁边不住的安抚,虽然一点用都没有。

    一进来就看到屋里两个光溜溜的小孩,瑾儿好歹还留着一条小裤子,郑嘟嘟那是真的一丁点都不剩,小胡氏不由得愣了,“嘟嘟这是咋的了?”

    郑嘟嘟正着急的扯着郑丰庆的裤子,说“伯伯,把小虎脱了,就不痒了。”

    郑丰庆夫妻俩看着跟他们小儿子一样红彤彤的两个孩子,有些傻眼。

    云萝把郑小虎接过去直接扒光,他的哭声一下子就轻了下来,只是可能哭得久了,还在“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而看他的身上,也是跟郑嘟嘟一模一样的。

    郑大夫看着几个孩子,不禁也十分惊异,听云萝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他当即给几个孩子都把了脉。

    瑾儿丝毫无异,金娃也诊不出什么来,倒是嘟嘟和小虎,脉象中有明显的异常,但究竟为何,他却一时也摸不出个所以然。

    “倒有些像是不服之症。”

    不服就是过敏。

    他又转头将桌上已经被搅成碎末的水晶糕仔细检查,还拿起另一块掰开察言观色,用鼻子嗅,放进嘴里尝了尝味道,半晌摇头,“找不出有啥不对的,许是吃食中有啥让孩子们不服的东西。”

    小胡氏看着满身红痕的小儿子,心疼得直皱眉,闻言问道“还有这种东西?”

    郑大夫摸着胡子说“这就像是去林子里钻一天,咱乡下人皮糙肉厚的大都啥事没有,但也有人回来就浑身发痒出疹子,都是一样的道理。”

    “这瞧着也不像是疹子啊。”

    “确实不是。小孩的皮嫩,这应该是发痒的时候不住磨蹭,被衣料磨伤的,回去换一身软和些的衣裳,管着他们的小手,过两天就没事了。”

    郑大夫医术高明,在白水村还是很有威望的,说的话也大都被人相信,听他这么说,几家人就都放心了。

    云萝问郑嘟嘟,还有谁也吃了这个水晶糕,郑嘟嘟想了会儿,摇头说“没了,要给哥哥姐姐留,只分了小虎和金娃哥哥。”

    他和瑾儿小哥哥现在是一家人,自然就不算在其中了。

    云萝转头看着桌上的那几块水晶糕若有所思。

    来到这个世界,她越来越发现了她前世的学艺不精。

    如果当年不入伍,一直跟在奶奶的身边学医,是不是会……不,她从没有后悔当年的选择,在她手刃了杀害爸妈的仇人,行走在爸妈曾走过的那条路上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的选择没有错!

    乡下人皮实,乡下的爹娘也相对的皮实,在听了郑大夫说过两天就会没事,又见几个孩子只是有些痒,别的啥毛病没有,也就真的放下心来,跟郑丰谷和刘氏拉扯了一会儿闲话之后就各自领着孩子回去了。

    云萝送六爷爷出门,到了门外无人处,老人家忽然左右张望了几眼,然后拉着她就扯进了旁边的阴暗角落里。

    “六爷爷?”

    “小萝啊。”他的语气中很有些凝重,压着声音跟她说,“我虽没查出啥来,但这事儿恐怕并不单纯。嘟嘟和小虎的脉象说是像不服之症,也只是像而已,你若也查探不出,不如请你师父再来看看。刚才屋里人多,有些话我也不好跟你多说,我觉得,两个孩子都像是中了毒,怕是那点心不干净呢。”

    想了下,他又说“你也别觉得东西是那个小公子家里人送来的就肯定没问题,那些大户人家,外面看着光鲜,里头却不晓得有多少龌蹉呢,有些事情是你们想也不敢想的。我瞧那小公子的身上可是有不少先前就磨出来的痕迹,恐怕早已中招许久了,怕就怕,这身上痒都只是表象而已。”

    顿了下,似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道“我也不晓得这小公子是啥来头,和那景公子一样,神神秘秘的恐怕来头不小。小萝,你别怨六爷爷多管闲事,要不,你还是把这个小公子送回去吧。”

    云萝心里微暖,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谢谢六爷爷提醒。”

    老爷子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回家去了。

    此时天色还只是有些昏暗,他也不需要云萝送他到家。

    云萝目送他离开,转身进屋,却在大门边上看到了不知在那儿站了多久的瑾儿。

    两人沉默的相互对视,终于还是瑾儿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要送我走吗?”

    云萝摸了下他的头,拉着他走进大门,“不,等你舅舅来接你。”

    答应的事情,就不能半途撒手。

    瑾儿默默的跟着她的脚步,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将要穿过院子的时候,忽然往后扯了扯,轻声问道“我是不是真的中毒了?那盘水晶糕有毒?”

    郑嘟嘟从堂屋里窜了出来,仍然光溜溜的反正不肯穿衣服,“噔噔噔”跑到瑾儿身边,“小哥哥,你干啥去了?”

    瑾儿嫌弃的后退了一步,“你去把衣服穿上!”

    郑嘟嘟扭头就跑进了屋里,他才不要穿衣裳,刮得他哪哪都疼。

    光着多好呀,又舒服又凉快,被晚风吹拂着,他感觉能上天。

    被他这一闹,瑾儿感觉他心里的那一点荒芜都要没有了,但他仍直直的抬头看着云萝,想要求一个答案。

    云萝静默了会儿,问他“以前有觉得穿衣服不舒服吗?”

    他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去年我娘亲手给我绣了一件小衣,我穿着觉得不舒服,就再也没穿了。”

    他有最丝滑的料子做衣裳,就算偶尔有些不舒服,也没人在意,只以为他身娇体贵,习惯了事事妥帖,衣服上多一个褶子都会让他不习惯,难受。



    云萝想了想,又问他“平时有哪里觉得不舒服或不对劲的吗?”

    他认真想了会儿,摇头,“没有。”

    一时间,云萝也有些没辙,进屋时正好看到云萱将桌上的点心收进盘子里,转头见她进去就问道“这些东西要咋处理?”

    云萝走过去把还剩下的两块水晶糕从里面挑了出来,拿在手上稍作犹豫,然后直接吃进了嘴里。

    云萱吓了一跳,连忙伸手要来阻拦,却哪里快的过云萝的速度,顿时气得直跺脚,“你干啥?快吐出来,以前咋没见你这样不挑?”



    绵软细腻,丝滑还有一点弹性,有种吃冰淇淋布丁的感觉,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奶味夹杂着淡淡的橘子香味,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香草味。

    她想要仔细的品味一下,但那一丝香味只出现了一瞬,转眼就消失不见,好像刚才不过是她的幻觉。



    抬头看到着急恼怒的二姐和满脸震惊的瑾儿,她愣了下,“你们也想吃?”

    云萱气得在她手臂上用力拍了一下,端着盘子出门将里面剩下的点心和一只烤鸡腿一股脑的全倒进了泔水桶里,一点都没见她心疼。

    瑾儿眨着眼,小心的观察着她的脸色,“姐姐,你不怕中毒吗?”

    “就算有毒,也不是能致人死亡的毒药。”这点她还是很确定的。

    看瑾儿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加上今日连累到郑嘟嘟和金娃的情况来看,应该是一种需要长期、持续摄入的药物,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只要份量合适,砒霜都能是良药。

    这世上能当场夺人性命的毒药其实是很稀有的,当然,眼下这种让她查探不出的毒药也应该很稀有,反正她没见过。



    一直到晚饭后洗洗睡下了,她终于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

    那其实并不是痒,而且皮肤触觉变得异常敏感,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上布料的颗粒感,每动一下都感觉像是有一层砂纸在磨着皮肤,起初痒痒的,久了便开始觉得有些疼。

    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强烈,但也不轻松,云萝能轻易的忍耐住,几岁的小孩恐怕就要觉得这是不能忍受的折磨了。

    她扯开衣襟往里看,油灯昏黄,但仍能照亮她胸前一片细细密密的红色划痕,肚子上有,后背应该也没落下,但并不是身上每个地方都变得这样娇嫩敏感的。

    仔细感受,应该只有胸腹和腰背部位,还有手臂和大腿内侧相对娇嫩的地方有异常,头部、颈肩、手掌、手臂的外侧、以及腰部以下除大腿内侧的其他地方都跟平常一样。

    瑾儿忽然一骨碌从床内侧爬了起来,手脚并用的从另一头爬到她身旁坐下,仰起脑袋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姐姐,你是不是也觉得不舒服了?”

    云萝看他一眼,一手将他按回到了被窝里,“睡觉!”

    他在被窝里挣扎了几下没挣出来,便只是抬着一颗脑袋问她“姐姐,你究竟如何了?那水晶糕真的有毒对不对?是什么毒?我是不是快死了?”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的声音打颤,再是机灵、心思深沉也终究还是个孩子,一个跟云萝和景玥都不同的真正的孩子。

    在他短短的几年岁月里,其实遇到过许多事情,但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清晰的认识到,原来他的性命也这样的脆弱不堪。

    他想到了那个掉进水里被泡得胀大了一倍的尸体,还有被白绫挂在梁上晃悠悠不停挣扎的两只脚,旁边狞笑的几张扭曲的脸……

    他会怎么死?

    再也撑不起所有的假面,他把自己包进被窝里面瑟瑟发抖,呜呜咽咽的像是一只将要被困死的小兽。

    云萝把他从被窝里挖了出来,皱眉看着满脸泪痕的小公子,“哭什么?”

    他下意识的往云萝身上靠近过来,死死抓着她的衣角,抽抽噎噎的说“姐姐,我是不是快死了?”

    “没有。”

    “真是吗?你别骗我,你们这些大人就喜欢拿假话来骗我!”

    这话云萝就有些不高兴了,“我也还是个孩子呢!”

    瑾儿小公子呆了一下,看看她,好像确实比大人要小一些,好像勉强还是值得信任的?

    他吸了下鼻子,又重重的呼出来,一个鼻涕泡随着他的呼气在他脸上迅速膨胀,他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泡泡,两只眼珠子瞪成了斗鸡眼,连呼吸都忘记了。

    云萝默默的看了他半晌,忽然往外横移离他远远的,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瑾儿“……”好想弄死这个贱婢!

    云萝是一个体贴温柔会照顾人的大姐姐吗?别开玩笑了,她现在恨不得把这小子从屋里扔出去。

    两人隔着个鼻涕泡和半张床默默地对峙了半晌,皆都神情冷淡,面无表情,空气中荡漾着谜之沉默。

    不过这一次还是云萝先败下了阵来,倒不是斗不过这小子,而是她自觉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也懒得跟这小屁孩子计较浪费时间,就扯了块帕子出来扔他脸上,说了句“把你的鼻涕擦一擦。”

    小公子简直要被气哭,从脸上扒拉下帕子包住鼻子用力的擤了一下,那巨大的声音……

    云萝嘴角一抽,动了动腿就想把他踹进床里面去。

    不好扔出去,踹到贴着墙的床内侧总可以吧?

    腿刚一动,她忽然心中一凛整个人都仿若被冰水当头浇灌而下。

    不对,她何时这般暴躁了?

    瑾儿原本都已经摆好了防备的姿势,见她忽然站住不动,皱着眉头仿佛傻了一般,反倒是有些担心了,“你怎么了?”

    云萝扶额说道“你先别说话,我需要冷静一下。”

    可是莫名的,心里头好像有一股火气在一拱一拱的灼烧着,烧得她满心烦躁,就想闹出点事来。

    她忽然冷笑了一声,多新鲜呀?她都多久没这么大的情绪伏动了?感觉像是被沈念附了体。

    沈念那个贱人……

    云萝又按了下眉心,将这有些控制不住浮上来的火气按回去,直至彻底冷静下来。

    瑾儿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你在想什么?怎么教训我,还是怎么不得罪我舅舅的把我送回去?”

    话音未落,他就被云萝一把塞进了被窝里面,“睡觉,再啰嗦就把你扔地上。”

    小公子生气的抬起头来,却在对上她眼神的时候忽然愣住了,那幽幽不见底的目光,让他一下子就噤了声。

    云萝吹了灯,在另一头躺下,忍着身上的不舒服强行睡过去,却又做起了光怪陆离的梦,许多早已经被她深埋在心底的记忆接二连三的浮现,仿佛又让她重新经历了一次。

    游乐园门口,爸妈死在了她面前;密林之中,战友们死在了她面前;幽暗的地下密室里,沈念死在了她面前……

    不,不对,她们明明是一起死的,一起被炸得四分五裂、拼都拼不成原样!

    她忽然睁开眼睛,低矮的床顶,拥挤的房间,还有屋里多出的一个不速之客。

    手已经摸到了枕头地下,剑刃即将出窍,屋里的另一个人忽然开口问了一句“你醒了?”

    这个声音……

    云萝缓缓了坐了起来,此时天色尚未明亮,只能模模糊糊看到窗边站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你怎么在这里?”

    他似乎看了眼她仍放在枕头底下的那只手,轻叹了一声,“我刚回来就听说你这边出了点事,阿萝,你太乱来了。”

    云萝并不奇怪他这么快就知道这里的事,毕竟她不止一次的看到过暗中跟随在瑾儿身后的两名暗卫。(暗卫我们真是谢谢你哦!)

    至于是不是乱来,她心里自是有数,“你知道你外甥被人下药了吗?”

    他沉默了会儿,说“现在知道了。”

    这的确是他不曾知道的事情,亦不知前世是不是也有这件事的发生,若是……前世这孩子的早年夭折是否与此有关?

    他一直以为那只是场意外。

    云萝忽然觉得寒毛直竖,一下子就握紧了剑柄。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