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121章 云萱之喜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21章 云萱之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杰考中秀才的大喜事,中秋他们也不可能亲自从府城赶回来,为此,袁承还跟书院的先生多请了两天的假。

    “路上小心,宁愿走得慢一些,莫要急急忙忙的赶路。”

    “您放心,这路我们都走了多少回了?”郑七巧抓着老太太的手,说,“娘,您也要保重身子,等腊月承哥儿在书院放假了,我和您女婿再来看您。”

    “唉唉,好,不来看我也没事,你们顾好自己就成了。”

    相隔两步,姑丈也在与两个舅兄弟告别。

    旁边的食肆大门已开,袁承拎了个大篓子一晃就溜了出来。

    姑婆眼尖,转头看他,“你这是又从你表叔家里拿了啥东西?”

    袁承笑嘻嘻的,“没啥,就是昨儿跟文彬他们一块儿挖的几只螃蟹,我带回府城请我几个同学品尝品尝。”

    太婆探头看了一眼,说:“这指甲盖大的蟹有啥吃头?要被你的同学嘲笑的。”

    袁承伸手扶了扶老太太的胳膊,说道:“那种大只的螃蟹已经不稀罕了,我就是给他们带去尝个新鲜。太外婆,我跟我几个同窗好友说起在乡下的日子,他们都不知有多羡慕,还跟我说好了,如果明年秋闱能中举的话,他们就要跟我来白水村住上十天半月的。”

    “来来,尽管来,就怕乡下简陋,招待不周。”

    “这有啥?今年三月,先生带我们外出游学,常有错过宿头的时候,就只能在荒郊野外凑合一晚,有一次还遇上了一头伤了一只眼的大野猪,‘突突突’的冲了过来,可把我们给吓死了!”

    当时真是吓得不轻,现在想想却不禁为当时的表现感觉丢脸,好友们相热÷书时说起这件事,还能找出无数的笑料。

    郑二福好奇的问道:“承哥儿明年要下场考举人了?”

    袁姑丈抚了下胡子,含笑说道:。嗟奈辶亩加校钌系氖锤鱿备久刻熘恍枳鲆欢傥绶咕湍苣枚墓で兆涌刹痪秃霉寺穑俊br />
    “我恍惚听见有人说,作坊里现在有好几百个伙计?”

    “好几百个是没有的,我先前听王大管事说起,现在作坊里的伙计和大小管事加起来一共有一百彬!”

    文彬听到他的招呼就迅速的放下手里的活计,转身拎起放在一旁的书袋从食肆里窜了出来,一声“太婆,二爷爷”还飘在风里,他人却已经拉着李狗蛋窜到了三丈之外,飞快的往桥头村跑去。

    太婆看着飞奔走的曾孙子,皱了皱眉,“丰收一天天的都在干啥?赶了三年的车,咋还要文彬去桥头搭车?”

    郑二福咳了一声,轻声说道:“丰收时常是兴致来了才出来赶一趟车,文彬每日上学的时辰又早,邱大虎每天都要去镇上拉活,时辰倒是正合适。”

    太婆拉着脸,很明显的不高兴。

    郑二福见此只能叹一口气,他一个当叔叔的,即便看不惯郑丰收的游手好闲,也不好说呀。

    此时,郑大福也正在训斥他的小儿子,“田不好好的耕种,车也不好好赶,你整天从村头晃到村尾,又从村尾晃到村头的,啥时候才能正经的过日子?你别以为得了那么大笔银子就能安枕无忧了,银子再多,不事生产,也总有用完的时候!”

    郑丰收不以为然,“我咋没有好好赶车了?前天还赶了十来趟呢,把我家的驴都给累坏了,可不就得让它歇两天?”

    郑大福伸出指头,用力的指了指他,“莫要哄我!就在一个村,你有啥事是能瞒过我的?一天天的晃荡,你咋就不会腻呢?村里若是有人要去镇上,多是天不亮就要走,如此正好能赶上集市,我只问你,你有几天是能早早出来赶车的?”

    “我咋就没出来赶车了?”郑丰收有些不耐烦,“读书还能休沐,作坊的伙计也能每月歇上两天,我咋就歇不得了?”



    郑丰收嘴角一撇,正好看到文彬从食肆里窜出来往桥头跑去,不满的嘀咕道:“我就晓得你们都看不起我,连二哥也宁愿去照顾邱大虎的生意,亏得你们都说他是个老实人。”

    “那是你二哥不照顾你吗?”郑大福怒喝了一声,“文彬每日辰时就要上学,你能每天在这个时辰潜蛞捕际桥苋デ磐反畛担顾邓看味荚谠鲁醯氖焙蚓鸵淮涡园阉桓鲈碌某底矢肚辶恕!br />
    “你有出息,你还敢不满?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住的那房子是咋来的?家里的银子都是托谁的福?”郑大福指着他简直想给他个大巴掌,“这么多怨气,你倒是去找云萝说说啊!”

    其实在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时候,郑大福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都不知该说子孙有出息还是没出息。

    这些事情云萝都不知道,也不怎么关心。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把剩余的食物从锅里舀出来,洗洗刷刷、清理整洁,上午的忙碌就暂告一段落了。

    今天结束得比昨天还要早,毕竟作坊上工是有时间规定的,而食肆的客人也是以作坊的伙计为主,而村里其他人多是在自己家里吃,就算出来,也几乎没有过了辰时才来吃早饭的人。

    而今天才是正常的关门时间。

    关门歇业,刘月琴也在院子里磨好了一盆豆子。两天过去了,她脸上的红肿在逐渐消退,现在若不凑近了看,几乎已经看不出痕迹来。

    小胡氏在食肆里帮着忙了一早上,一进院子就拉着刘月琴说道:“这就是她小姨吧?昨晚咋不来家里吃饭?不过是一顿家常便饭,你就是太客气了,跟你大姐一样。”

    她语调平缓,神色温和,又不卑怯,跟刘月琴曾见过的妇人都不大一样,不由拘谨的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呐呐说道:“您……您太客气了,我随便吃点就成。”

    “客气啥呀?我家小虎天天来你大姐家里蹭饭。”小胡氏仔细的打量着刘月琴,笑眯眯的说道,“你也莫要太拘谨了,姐姐家可不就跟自己家一样的?我是小虎的娘,你可以随你大姐叫我一声大嫂子,或者随小萝他们叫我伯娘也行,我的大闺女跟你一样的岁数呢。”

    小胡氏的大闺女她是听说过的,据说嫁给了镇上的一个秀才呢。

    她声若蚊呐,轻轻的喊了一声:“大嫂子。”

    小胡氏的笑容更深了些,拉着她继续说道:“听说你还没许配人家?亏得你爹娘把你藏得好,不然这么俊又能干的姑娘,怕是要被人抢了回去呢。”

    刘月琴霎时红了脸,紧跟着又不由得神情涩然,越发低下了头去不敢看人。

    云萝侧头看了她一眼,说小姨能干,她是承认的,可俊……这干巴巴、额头和颧骨都突了出来、面颊凹陷跟个骷髅似的,十九岁的大姑娘,脸上都有皱纹出现了,实在看不出有多好看。

    不过对比刘氏的样貌,大概、可能、或许是有些俏丽的。

    闲话稍叙,云萱和刘月琴进了灶房煮豆浆,郑丰谷在院子里劈柴,小胡氏和刘氏就躲进了屋子里说悄悄话,云萝托腮坐在屋檐下看郑嘟嘟和郑小虎拖着根白柴追逃打闹,看似最清闲。

    小胡氏和刘氏在屋里说了大半个时辰的话,时近中午才出来,然后小胡氏拖了撅着屁股不肯回家的郑小虎回家去,刘氏也转身进了灶房。

    云萝坐在屋檐下打了个哈欠,侧头看一眼郑小虎回家之后就乖乖的坐到了她身边的小板凳上,玩着小手指自娱自乐的郑嘟嘟,微眯了眯眼,“嘟嘟,你喜欢读书吗?”

    郑嘟嘟停下了玩自己的手指头,歪过小脑袋,“哥哥?”



    他眨巴着大眼睛,也不知那脑袋里面想了些什么,忽然用力的摇了摇头,同时张开双手扑进她的怀里,无比坚定的吐出一个字:“不!”

    云萝摸摸下巴,难道又是个小学渣?

    日子平静的滑过,每天酉时起床磨浆熬粥蒸馒头做米糕,卯时开门营业卖早餐,上午歇业后要做豆腐,清理猪头下水,在午休前把这些东西全都下锅卤煮,到傍晚时候再开食肆,卖卤味。

    三年来,几乎每天都是这么过的。刚一开始的时候,郑丰谷还得在上午歇业后套了牛车去镇上采购猪头大骨和下水等物,夏天时需每天去一趟,秋冬时节就能隔上一两天,不过现在不用这样麻烦了,邻村的屠夫家的婆娘会每天半上午就把这些东西送过来。

    在杰考中秀才而宴请全村,书院的先生、同学,连县太爷都派人来给两位新晋的秀才送上了贺礼。

    三十日又逢休沐,栓子家也办了酒席,不过他家困难些,办的是寻常酒宴,但村里人都十分的给面子,每家每户都去了一两个人,并没有因为他家的酒席不如郑家而说闲话。

    时间一跳就进入了九月,田里的稻谷已经泛黄,一眼望去,金灿灿的一片,家家户户开始把闲置了几个月的簟箩畚斗和镰刀稻桶都整理出来,为即将到来的秋收做准备。

    有些人家还在使用着以前的稻桶,但多数人家却换上了更简便快捷的打谷器。

    经过李宝根,也就是栓子他爹的研究改进,终于被他制作出了脚踏的滚筒式打谷器,受到了乡亲们的追捧,此事传到县城,还得到了县太爷的嘉奖。

    就连家里人都不知道,这打谷器的图样来自云萝,为此,李宝根总觉得受之有愧,想把做打谷器赚来的钱跟她分成,被拒绝后就时不时的帮她家做个小板凳小椅子,或者一些别的木质小器具,郑丰谷和刘氏常觉得不好意思,不知不觉的两家人倒是走得亲近了许多。

    而在正忙着为秋收做准备的这个时候,李家请了陈二阿婆,正式的上门来为栓子提亲了。

    “要我说,小萱真真是个有造化的,就跟她姐姐蔓儿一样,现在是秀才娘子,过两年就是举人娘子了,哎呦呦,这是好女婿都落到你们家里头来了呀!”陈二阿婆坐在堂屋里,拉着刘氏的手,满嘴夸赞是停也停不下来,“李家嫂子早几天就把事儿托付给了我,还说定要挑个好日子再上门来提亲,又从我这儿问了提亲需要些啥,说别人家有的,他们也定要全部备上,万万不敢委屈了小萱。”

    她口中的李家嫂子就是栓子的祖母陈阿婆。

    刘氏转头看到放在桌子上的那几色礼,虽不是多贵重,但也看得出是花了心思的,不由脸上就更多了几分笑容。

    她并不在意这些东西,却在意那边对小萱的看重有几分。

    陈二阿婆又说道:“因为栓子月底就要去县城读书,李嫂子的意思呢是想要在栓子去县城前把两家的亲事定下来,定了亲之后可以再慢慢商量婚期嘛。听说你们家想多留小萱两年,横竖栓子的年纪也不大,过两年成婚,年纪正好。”

    她压了些嗓音,轻声说道:“我瞧着你家也是疼闺女的,才多嘴说上一句,那有些人家总是早早的把女儿嫁出去,或是等不及的想娶个儿媳妇回来,十三四岁的年纪连身子骨都还没长好呢。要我说,这女儿家还是迟些嫁人的好,身子骨长结实了,生孩子才能顺当。”

    云萝躲在门外听了一耳朵,转身就去了灶房,对坐着灶膛前烧火的云萱说:”蛩撬坪跻埠芟不墩飧錾倌昀伞br />
    刘月琴也为云萱感到高兴,却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刚绽开的笑容就稍稍的暗淡了些,心中苦涩,不知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云萝察觉到了她的神色变化,稍稍一想就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问道:“小姨,你这些日子每天在食肆里帮忙,往来有许多是作坊里的年轻伙计,可有你中意的?”

    刘月琴霎时红了脸,手上的瓢都有些拿不稳了,慌张说道:“我我我咋会去……去看这这这些?”

    云萝眉头轻拢,“那你以后得多留意些,作坊的年轻伙计有好些都尚未娶亲呢,村里与你差不多年纪的也有,你都可以看看,看上谁了让我娘给你说亲去。”

    刘月琴站在锅边摇摇欲坠,脸红得简直要爆炸,哪里还记得刚才的那一点失落苦涩?只有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云萝看着她如此慌乱无措的模样,眨了下眼,觉得好像还挺有意思,就又说道:“你别听外公他们瞎说,你的年纪虽然不小了,但也全没到老姑娘的地步,我小姑不也跟你一样还在家里没半点动静吗?我奶奶可是攒足了劲的要给她找一个大户人家。我们不去想什么大户人家,村里的和作坊里的小伙子就都不错,勤劳肯干又有不错的收入,先前我娘放出了一点要给你相人家的消息,马上就有人来偷偷的探问情况了。”

    “噗!”这下轮到云萱笑出声了,咬了咬唇也大着胆子的说了句:“我娘还拜托了庆伯娘给小姨看人家呢,等有合适的,肯定会跟你说。”

    刘月琴不住的往下低头,简直都快要把脸贴到胸口上了。

    外面响起了刘氏送陈二阿婆出家门的声音,云萝转身走到灶房门口,看着返身回来的刘氏,喊了声:“娘。”

    刘氏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嗔她一眼,然后一声都不吭的进了灶房,忙着压豆腐,还要准备午饭。

    云萝:“……”

    郑嘟嘟听了这么久,听得迷迷糊糊的,就拉着云萝的手想要她带他出去玩。

    等文彬傍晚下学回来的时候,村子都已经传遍了新晋秀才栓子和郑丰谷家的大闺女要定亲的消息,食肆前也格外热闹,有恭喜的,有打探彬的目光在食肆里转了一圈,然后凑到云萝的身旁,小声问道:“三姐,栓子哥家真的请人来提亲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