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94章 你才馊了呢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94章 你才馊了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郑玉莲因何与郑云蔓吵架,云萝几乎不用多想就能猜出个大概。

    听说李家前几天托人送来了两篮子果子,虽不是多稀罕的东西,也不是李家人亲自送来的,但还是让村子里的人很是津津乐道了几天,直说李家看重云蔓这个未过门的媳妇,以后进了门也定是要享福的。

    郑玉莲虽然被郑大福严令不许再去找李三郎,还在忙着要尽快的找个人家把她嫁了,甚至为此将她在家里关了几天。但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李三郎又不时常来白水村,且因为分家过后她也免不了要帮家里干活,倒是能时常出门在村子里走动,那些话自然也都听见了。

    今日出门相遇,云蔓虽心里不愿搭理这个觊觎她未婚夫的堂姑,但也不曾失礼,喊了她一声“小姑”,郑玉莲却只觉得妒火中烧,看着眼前这个比她还要年长一岁的堂侄女,真是哪哪都不顺眼,尖酸刻薄的话语习惯性的脱口而出。

    云蔓虽看着温柔,但好歹也是被长辈们捧在手掌心里宠爱了多年的姑娘,真不是绵软的性子,哪里能由着郑玉莲尖酸谩骂?

    不过她毕竟是小辈,无论动嘴还是动手都难免有些顾忌,才会被郑玉莲打了那么几下。

    虎头却向来跋扈一些,平时还有所顾忌,现在看到姐姐被欺负,可就忍不住了,当下就一胳膊把人推进了路边的泥沟里,让郑玉莲滚成了一只泥猴。

    孙氏哭天抹地的奔出门找她闺女去了,郑丰谷犹豫了下,也跟了上去。

    云萝却没什么看热闹的兴趣,有郑小弟在旁边巴巴的给她转述,已经足够她了解情况的了。

    “三姐,这是啥?”他扒在桌边看上面的那两张泛黄的纸,踮着脚仔细辨认上面的几个字,“永、泰……庄,银、二十两,这是干啥用的?”

    云萝拿过银票,指着他没有认出来的那个字说道“钱庄,就是存银子的地方,这是一张二十两银子的银票,拿着它可以去永泰钱庄取二十两银子。”

    说到这儿,她忽然愣了下。

    槐蛘驹谂员撸档馈罢馐怯靡捌咸炎龅模比徊灰谎恕!br />
    虎头就瞅了他一眼,伸手用力的乎撸了几下他的脑袋,将那一头本就长长短短不大整齐的头发乎得更乱了。

    云萝不管闹成了一团的两人,自顾自的计算着该买几个小坛子,又得花多少钱。



    她已经没钱了,零零碎碎的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两百个铜钱,明明月前还有好几两银子傍身的。

    正在扳着手指头算钱的时候,又有人出现在了大门口,站在门外朝里面喊道“请问,云萝姑娘在家吗?”

    咦?

    云萝转头看去,就看到大门外一个身穿灰衣的年轻男子,身形精瘦,相貌普通,连气息都格外的微弱不引人注意,扔进人堆里恐怕就再也找不见了。

    目光在他那张毫无特色的脸上转了转,云萝微眯着眼想了想,“无痕?”

    可不就是那天在镇上将她拦了下来,据说是奉命送礼,送了她一堆特别合时宜的礼物的那人嘛!

    没想到云萝竟一眼认出了他来,还叫出了他也只说过一次的名字,让无痕不由得愣了下。

    毕竟他长得如此没有特点,加上经过多年特殊的训练,往常多的是人见了他许多次却仍记不住他这个人,甚至身边的同伴都经常会无意识的把他给忽略了。

    但失神也不过一瞬间,转眼他就迅速的平静了下来,拱手说道“没想到姑娘竟还记得在下。”

    云萝的目光又在他身上转了一圈,“毕竟你是第一个送我那么多东西的人。”而且,或许是她格外敏感了些,总能从这平平无奇的一个人身上嗅到同类的气息。

    无痕拜得更低了,简直要瑟瑟发抖,“那是我家公子的一点心意,在下不敢居功。”

    云萝走到门口,将他请进了院子,问道“你找我有事?”

    他点头,道“听说姑娘在酿葡萄酒,也不知酿得如何了,若是有多余的,可否均一些出来?价格好商量。”

    云萝不由得心中古怪,他们知道她在酿葡萄酒不奇怪,毕竟有个金公子三天两头的往村子里跑,几乎每次都要上虎头家的门,而景玥听说暂住在金家。可现在上门来问她买酒就太奇怪了,这种据说全靠进贡的稀罕酒品,他们怎么就相信她一个乡下丫头真的能随随便便的酿了出来?

    心内存疑,嘴上便说道“我只是随便糊弄,也不晓得是不是真能酿出酒来。”

    虎头不自觉的凑了上来,闻言当即也说道“哪有这样简单?我闻着那味儿怕是早已经馊烂了!”

    云萝额角一跳,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无痕也愣了下,随之略有些遗憾的说道“那还真是可惜,本来如果你们真能酿出葡萄酒来的话,我家公子愿意出二两银子一斤的价钱来收购。”

    虎头顿时瞪大了眼睛,“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

    二二二两银子买一斤酒?那用粮食酿造的米酒也不过才十多文钱一斤呢,而即便是那样的米酒,也不是谁都舍得喝的。

    云萝也不由得心动,不过总觉得二两银子的价格是又被照顾了。

    想了想,她终于还是不愿意因为顾忌景玥而白白放过这个机会,反正都是要卖的,卖给谁不是卖?就说道“估摸着能有一百多斤的葡萄酒,你们要怎么分装?斤装的小坛,还是几十斤装的大坛子?”

    虎头觉得她被二两银子每斤的价格刺激疯了,竟然真敢应承下来。

    无痕也有些诧异,但还是当即说道“直接用十来斤的坛子封装就成。”

    此地没有好的瓷器,倒不如大坛的搬回去,再重新分装。

    他虽没有明说,但云萝略一想就明白了意思,就说道“三天后就能装坛了,到时候你们过来验酒。”

    “好,那在下三天后再过来。”然后从袖袋里掏出了一张银票,说,“这是定金,您收好。”



    云萝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摇摇头,说道“给多了,我的葡萄酒只需要二百文钱一斤。”

    无痕一愣,这做生意还有不抬价,反而自动把价格往下压的卖家?而且一压就压到了十分之一。

    云萝又把他的手推了回去,“我也不要银票,镇上都没有这个钱庄,银票不好使,你直接给我现银。”

    无痕有些为难,二两银子的价是公子定下的,这猛的降到了一成,他不敢应下来啊!

    不过幸好现在还只是给付押金,他回头还能找公子请示。

    想是如此想的,他面上却不动声色,将银票收回,手则在袖子里掏了掏,掏出一个钱袋,却零零总总的加起来也才不过三四两银子。

    这点银子都不敢递出去,便说道“永泰钱庄乃是大彧最大的钱庄,他家的银票不论到哪里都能使用,若要兑成现银,大彧的任何一家钱庄银都会受理。”

    云萝仍然摇头,又不是多大的数额,且在乡下地方,她拿着银票花的时候还得多费几道手续呢。

    伸手一指他手上的几两银子,说道“三两银子的定金就够了。”

    无痕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奉上了三两银子,并约定好了三日后过来验酒,若无问题,就要顺道将封装成坛的葡萄酒一起运走。

    云萝掐指一算,发现卖了葡萄酒之后,造房子的银子就够了!

    早知如此,她做什么拿出银票来惹爹娘心慌?还费了那么多的口舌。

    她进屋就叫上郑丰谷要去镇上买酒坛子,刚才在院门口的事情屋里的人都看见听见了,倒没有问她买坛子做什么,但对于她竟然真的能酿出葡萄酒来这个事情却依然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就看到她把野葡萄捏碎了扔缸里坛里,这几天也没见她有别的啥动作,短短几天就真能酿出酒来了?



    郑大福就觉得他胆子未免太大,酒还没影子呢,她就敢收了人定金,若是三天后没有葡萄酒,他们这样的小老百姓可斗不过有权有势的富贵人家。

    孙氏更是直接朝云萝“呸”了一声,∫唤锬苈羧嗔揭幽兀霉晃颐窃旆孔印!br />
    郑丰谷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咧开来,眼睛都是亮的,嘴里却说着“哪里需要这么多?不过是些野葡萄,没花一文钱,哪里能卖那么贵?”

    “不贵。他们买了之后转个手就能卖更高的价格,不过我们没有那样的能力,把所有的酒都一次性全低价卖出去也不错。”这就是出厂价和零售价的区别。

    郑丰谷不懂这些,不过听着云萝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不由得连连点头。

    两人的脚程飞快,半个多时辰就到了镇上,还是那家土陶铺子,也还是同一个掌柜的。

    “呦,小姑娘你又来买坛子了吗?这次要买几个?”

    “两个大坛子。”云萝先指着五十斤装的大坛子,然后又指着旁边十斤装的小坛子说道,“再两个小坛子。”

    掌柜的笑容更灿烂了,“大坛四十二文一只,小坛十一只,正好一百二十文钱!”

    云萝抬头看着他,“上次不是才三十文一只吗?”

    “哎呦你这小丫头!那是因为坛子缺了口才便宜卖的,你后来重新买的两个坛子不就四十二文钱嘛。”

    “我买了你家这么多的坛子,你就不能再便宜些?”

    掌柜的转头看向郑丰谷,笑着说道“这小丫头是大兄弟的闺女吧?你这闺女生得好,机灵、聪明。”

    郑丰谷笑得憨厚,“让掌柜的见笑了,就是个没啥规矩的乡下丫头。”

    从土陶铺子里出来,郑丰谷挑着担子,前后各有一大一小两个坛子,用绳子牢牢的捆绑了,并不用担心会半途掉下来。

    路过猪肉摊前,云萝买了两斤五花肉和两根大棒骨,转个弯路过粮铺,发现那铺子前面排了很长的一个队,几十个人各有神色,但大都愁眉苦脸,没什么笑模样。

    “粮食又涨价了。”

    父女两站在外面看了会儿,心情也不禁有些沉重。

    “爹,我们要买些粮食回去吗?”乡下人很少花钱买粮,大都是家里的田地种出什么,就吃什么,或者挑出最好粮食的来置换数量更多的粗粮劣米。

    郑丰谷愣了下,想想后摇头,说道“今年有灾,但先前这些粮商来村里收粮的时候也不过才四文钱一斤,铺子里最劣等的糙米却要九文钱,不如回去问问你爷……”

    话到这里,忽然顿了下,转口说道“去问问你二爷爷家是否还留有余粮。”

    家里还有多少粮,他最清楚,但那已经跟他没啥关系了,与其让爹娘脸上不好看,还不如偷偷的去问二叔买几斤粮食。

    三百斤粮食去了糠皮之后,最多也就能出二百一二十斤糙米,若是捣得精细些,怕是连两百斤都保不住,一家五口天天喝稀饭,勉强能吃到下一季粮食收割的时候。

    可还得造房子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