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70章 吴氏受惊早产
听书 - 农门贵女有点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70章 吴氏受惊早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郑大福的一席话说得郑丰收目光闪烁,郑丰谷更是已经一脸激动,连连点头说道:“爹,您说的是。”

    见此,郑大福略松了口气,神色也就缓和了下来,转而又开始安抚小的两个儿子,说:“不过今年确实要困难些,花费却半点不少,老大你们在镇上也要俭省些。”

    郑丰年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一直以来,都辛苦爹和二位兄弟了。”

    他儿子郑杰也跟着站在起来,就站在郑丰年的身边。

    郑大福看着他,说道:“你要记得才好。”

    “儿子都记得呢,要不是有爹和两个弟弟一直在后头支撑着,儿子也不能有现在的成绩。”

    郑大福点点头,说道:“你和杰明日傍晚回镇上,只管安心的读书和教书,你媳妇跟你们一块儿去,省得你们父子两没个人在身边照顾,只顾着读书反把身体弄坏了。”

    “劳父亲挂怀,儿子实在惭愧。”

    “丹丹还小,离不得娘身边,就也一块儿去镇上吧。”

    郑丰年忽然感觉有些异样,神色中便也不由得有了些迟疑,“是。”

    郑大福似乎没看到他的脸色,紧接着又说:“小兰和浩就留在家里吧。一来,他们年纪不小了,很能给家里添把力。二来,少了他们,你们在镇上也能省些花费。”

    这才是当空一个霹雳,李氏霍然抬起了头,张着嘴就想要拒绝,可郑丰年已经先她一步答应了下来,“都听爹的安排。”

    又朝李氏轻轻的摇了摇头。

    李氏不得不将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还扯出了一抹笑,说:“他们一天天的在镇上清闲惯了,还得爹娘严厉的教导他们。你们可千万不能心疼,免得这两孩子啥都不会,还要被弟弟妹妹们给比了下去。”

    看着长子长媳这么懂事,郑大福脸上都有了笑模样,点头说道:“这没啥,大伙儿都是一点点学起来的。”

    郑云兰和郑浩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去留被如此轻易的三两句话决定了下来,有心想要反抗,然而面前都是长辈和家长,他们决定的事情又哪里有他们反对的余地?

    一直到离开堂屋,回到各自的屋里,郑浩才终于闹了起来,郑云兰也靠在李氏的身上,默默的流眼泪,可把李氏给心疼坏了。

    可事情已经这样,还有郑丰收他们盯着,便没有了反悔的余地,只能努力安抚,劝说着让两人暂且忍耐几天,爹娘肯定是会想法子尽快带他们一起去镇上的。

    好容易安抚住,郑玉莲又在外头喊郑云兰,喊她过去与她一起睡。

    郑云兰擦了擦眼泪,又在屋里洗了把脸,这才出门往上房去,心里则恨死了将她留在乡下受苦的三叔。

    乡下又脏又乱又要下田干活,还连个自己的闺房都没有,简直连多呼吸一口气都让她难以忍受!

    郑丰收蹲在对面的屋檐下,压着声音却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我可是按着你的意思把人给留下了,小萝你答应三叔的事也不能反悔啊!”

    “不反悔。”云萝目送着郑云兰进了郑玉莲的闺房,默默的打了个哈欠。

    郑丰收搓着手已是一脸遐思,“那香胰子……哦是肥皂,究竟长个啥样我也没瞧见,早上真该和你一块儿过去瞧瞧。”

    “若被人知道了,小心一钱都落不进你口袋。”

    下意识的紧闭上嘴,眼珠子往上房的方向溜了溜,才又小声的开口问道:“除了没香味儿,真跟那香胰子没啥区别?那得多挣钱呐?咱也不贪,不想一块也能卖上六七百钱,甚至是好几两银子的,只要能卖个几十,就能赚大发了。”

    哎呦这么多钱,他该怎么花才能花得完呐?

    云萝又打了个哈欠,不想再忍受三叔在耳边的嘀嘀咕咕,转身就进了屋,关门,睡觉。

    次日一早,云萝刚起床,就看到三叔从外面悄悄的溜了进来,嘬着牙花子一脸的失望。

    之后她才知道,他竟是一早就跑去了二爷爷家,想看看那做好的肥皂究竟长什么样,却没想到那些肥皂在昨天就已经交给李三郎带去了镇上,就连那使用过的小半块都没有留下,说是正好可以给那些想买又没见过肥皂的人先试一试。

    没见着,心里就不禁有些空落落的,总惦记着。

    如果不是夏种正忙,每天都要忙着耕田耙地插秧,他都想跑去二叔家再做几块肥皂出来了。

    这天,在家歇过了一天的刘氏也再次下地,到傍晚的时候,郑丰年带着媳妇和长子、幺女离家回了镇上。

    隔壁的桥头村有车把式,每天清晨都会赶着牛车往镇上去做工,到傍晚再回来,顺路还能拉几个搭车的客人赚几钱车资。

    比如栓子就会每天花二钱搭车去镇上读书。

    但郑丰年他们是傍晚时去镇上,自是搭不上这一趟,而自家的牛正忙着耕田,谁都舍不得给它套上车架,再往镇上专程走这一趟。

    所以,这一家四口只能再一次迈起脚步,背着不小的行囊往镇上走去。

    或许走得次数多了,就会习惯了呢。

    郑云兰目送着爹娘和大哥走路回镇上的时候还隐隐的有点儿庆幸,可一回头就不由得再次怨念丛生。

    种田再忙也不能忘了家里还有两头大白猪,趁着种田结束的那一会儿,所有人都出动,迅速的搂回了小半车的猪草。

    吴氏养了这么几天,已经能下地了,但她的肚子宛若气球般的吹起,已经蹲不下身。

    刘氏趁着天还没全黑,拎了一家人的衣服就出去河边,云萱不放心也跟着一起去了。

    男人们从来就不是会干这种活儿的人!而且他们还得修理农具,为明天的继续劳作做准备。

    所以只剩下了云桃和云萝姐妹两,一个铡刀一个菜刀,蹲在院子角落里将猪草“哆哆哆”的剁得稀碎。

    郑云兰倒是想要当做没看见就这么转身离开啊,可云萝落到她身上的目光简直比她手中的菜刀还要锋亮。

    她在泥田里陷了一整天,已经很累了,今天还又被蚂蟥叮了两下,吓得心神俱疲,真的不想再干活了!

    不由得将眼皮一垂,低着头就要从两个堂妹面前走过去。

    忽听见“砰”一声,云桃将铡刀重重的按下几乎是砸在板子上面,转头就往灶房喊:“奶奶,猪草太多了,我和三姐切不完,大姐还站在这儿动都不动一下!”

    喊完就立马缩回头,她的勇气只够她喊这么一嗓子。

    不过也够了。

    孙氏拎着个锅铲就从灶房里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开骂:“我这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啊,一把老骨头了还要脚步停歇的伺候你们这群讨债鬼!让你们干点活都不成,晚上都别吃饭了!”

    郑玉莲跟在老娘的身后,冲着云萝和云桃两人瞪眼,说:“小兰本就没干过这些活,你们一人多干点不就完事了吗?真没见过你们这么自私不顾姐妹的人!”

    吴氏拎着个空了的泔水桶从后院出来,听到这话当即就朝郑丰收骂道:“你出的那是什么馊主意?说什么帮家里干活,这是留了一尊祖宗活菩萨呀!”

    突闻媳妇的骂声,郑丰收还有点懵,忙扔下喂牛的草,匆匆从后院跑了出来,瞪一眼郑云兰,说:“站那儿看两个只有你一半岁数的妹妹干活,也不嫌害臊!”

    一向在爹娘的面前很是护着姐妹的郑浩,眼见着情况不对,却是早已经躲回了屋里去。

    云萝看着郑大姑娘低垂着头站在那儿,双手十根手指头交缠在一起,眼中含泪,嘴唇紧咬的委屈模样,忽然有点欺负小姑娘的心虚。

    毕竟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呢,还乍离了爹娘的身边,难免心中彷徨无助。

    然后,郑云兰忽然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云萝:“……”呵,真想弄死她!

    郑云兰在乡下的水深火热的生活就此开始,每天下地、被蚂蟥咬,回家还有许多家务活等着她。

    孙氏虽也看重她,但那是相比较云萝她们而言的,看的是长子和大孙子的面子,真要说起来也没多稀罕,更不可能像是护着郑玉莲那样的护着她。

    日子久了,郑云兰的心里就越发的不平衡,连一向关系亲密的小姑都逐渐疏远了,偏郑玉莲还半点没有察觉。

    那天,李家的人忽然赶着车从镇上匆匆而来。郑丰收正好在路边的田里插秧,他眼尖,一下子就认了出来,顿时心思飞远,干活都提不起劲来了。

    到傍晚回家的时候,云萝远远的就看到虎头在朝她招手,她跟爹娘说一声就过去了,其他人也司空见惯,对虎头来找云萝的事情并不奇怪和好奇。

    只有郑丰收,抓心挠肝的,终于也觑了个空,溜了出来。

    彼时,虎头正捏着个布袋将里头的钱“哗啦啦”的全倒在桌子上,双眼亮晶晶的连睫毛都在发着光,“这是李家大伯今天亲自送来的,九块那个肥皂全都卖了出去,你猜猜这里总共有多少钱!”

    铜钱在桌子上乱蹦,云萝一巴掌拍过去,将那枚将要滚落到桌子边缘的铜钱按下,问:“多少钱?”

    “八百六十钱!”虎头的声音格外高昂,激动得脸都红了。

    他已经见识过一回高价小兔子,此时却依然忍不住的激动,仔细摸过一枚又一枚的铜钱,说:“李家大伯说,一开始不敢把价定得太高,便依照着一盒寻常澡豆的价定了六十,没想到客人们竟很是稀罕,就一点点涨了价。两天就把肥皂都卖完了,要不是因为铺子里太忙走不开,李大伯早两天就会把钱给咱送来,他还说……”

    咽了下口水,才继续说:“他说这两天还常有客人去询问肥皂,甚至有的等不及先预付了定金,都催着李大伯赶紧再弄些肥皂出来呢。”

    郑丰收溜进来的时候,正好就听见了虎头的这一番话,当即也扑到了桌边,盯着满桌子的铜钱两眼放光。

    “虎头,李老爷可有说现在涨价到多少了?”

    胡氏在旁边笑眯眯的说道:“一百二十一块呢!还能再往上涨涨价,不过你祖母的意思是,咱镇上就那么些人家,再贵人家也买不起,这东西还不稀罕,太贵了反倒不划算。”

    一百二十已经很贵了,毕竟那东西就是用猪油和草木灰做的,而草木灰又不值钱。

    跟香胰子当然是没法比的,那香胰子不知添加了多少珍贵香料,虽不知是怎么做出来的,但想必也不会简单,一道道工序定是繁琐无比,不然也不会那么稀罕,还卖出了至少几百,贵的要几两甚至是几十两银子的高价。

    郑丰收看着赵老太太,有些犹豫。

    能贵,为啥要卖便宜呢?

    云萝倒是认同老太太的话,“就听太婆了!”

    转头又问虎头:“你上次买板油,花了多少钱?”

    虎头看了眼他祖母和母亲,说:“就五斤多板油,抹去零头,花了一百五十钱。不过没用完呢,上次咱才用了一碗油。”

    “那也要先把这本钱扣了,下次就不用再扣。”说着数出了一百五十钱推到胡氏面前,“二奶奶,你垫付的本钱先收好。”

    胡氏没拒绝,笑眯眯的收下了。

    还剩下七百一十铜钱,云萝又将它们一分为三,二百一十三钱的两份,还有一份是二百八十四钱。

    “说好了的,我出方子,得三成,三叔出力,得三成,二爷爷你们不仅出力多,还出了柴火锅灶和其他的更多事情,得四成。”

    郑丰收喜滋滋的把钱给收了,倒是胡氏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都没有动手,最后还是郑二福敲了敲桌子,说:“小萝啊,这个事情你能带上虎头,就已经是咱家占了大便宜了,还要分四成,怎么也说不过去。”

    他清楚得很,这个侄孙女会带上他家就是看着虎头的面儿。她跟虎头玩得好,所以也愿意给他占便宜,不然看她理不理他们!

    云萝却并不在意谁占谁便宜,早在她决定这么做之前,就已经把事情都考虑清楚了。

    她把四成的那一堆钱往郑二福面前一推,说:“您若不收,我下次都不好意思再用你家的锅灶和柴火了。”

    “那值个啥?”

    “还占了您家里的许多地方,送货收钱也得您家里人出力呢。”见他还是不愿意,就将那堆钱转了个弯,送到虎头的面前,“拿着!”

    虎头看看这边的爷爷奶奶,又看看那边的爹娘,还有姐姐在旁边瞧热闹,不禁抓耳挠腮的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还是老太太发话了,跟虎头说:“收着吧,往后你们手脚勤快些,多护着些小萝,就成了。我瞧着,这得是个大生意呢。”

    “太婆你就算不说,我也是要护着小萝的呀!”说着,利索的将近三百枚铜钱往怀里一搂。

    虽没有上次卖兔子分得的钱多,但总觉得这个更值钱呢。

    郑丰收当天晚上就又到半夜才悄悄的回家,等到次日,云萝便发现吴氏忽然间容光焕发,对她更是前所未有的亲近热情,引得云桃都不由得对着她娘频频侧目。

    “三姐,你又干啥了?我娘怎么突然对你这么好了?”

    左右手各拎着两个秧苗,云桃跟在云萝的身后,赤脚走在田埂路上,往隔着老远的正在插秧的水田送去,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毕竟刚才出门的时候,她亲眼看到她娘往三姐手里偷偷的塞了一个饭团子,那可是连她这个亲闺女都没有的福利。

    她倒没有嫉妒,只是觉得太奇怪了!

    云萝走在前面,拎着满满的两簸箕秧苗,簸箕下还在滴滴答答的漏着水。

    闻言,随口说道:“我给她送钱了。”

    云桃听着顿时撇了撇嘴,哼唧两声根本就不相信,只觉得三姐好坏,又在逗她玩了!

    姐妹两将秧苗送到田里之后就又折回了秧田,忙忙碌碌一刻都不停歇。

    田已经全部都耕了一遍,现在郑大福和郑丰谷都能一门心思的插秧,速度倒是一下子快了许多。加上虎头家已经全部下种完毕,郑二福还得在自家田里整理整理,郑丰庆却来了这边帮忙一起种田,单凭着云萝几个小孩拔秧加运送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郑大福让云萱去拔秧,她不愿意,只让刘氏去拔秧,好歹能轻松些。

    刘氏也心疼女儿,只是拗不过云萱,最后也就退下了种田的行列,加入到拔秧的队伍之中。

    再有个两三天,二十七亩水田就都能种遍了!

    这几天来,天天阳光明媚,没有再落雨,谷子也大都晒干归仓了。

    尽管收成减了许多,但自家的家底子不薄,倒也不至于伤筋动骨的,郑大福脸上的笑模样越来越明显,就是村里的其他人家,也略微松了口气。

    灾难已经发生,无法改变,现在能盼望的也唯有下一季粮食能干丰收了。

    可惜生活总是不能一帆风顺。

    眼见着又一口田将要种遍,远处忽然有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来,跑得近了才发现是本该在家里的彬,一边跑一边哭,哭得满脸都是黑乎乎的眼泪鼻涕。

    刘氏不由得被唬了一跳,连忙迈上田埂朝儿子迎了过去,“彬,出啥事了?跑慢些,你跑慢些。”

    临近田里的其他人听到动静都不由得直起了身子张望,其中有个汉子忽然快走了几步,探出手一把托住歪歪扭扭的跑在他家田埂上的彬,呼呼咋咋的说道:“你个臭小子,不会跑慢些?要是砸坏了我家的田,仔细我揍你!”

    彬被吓得“嗝”一声,随之哭得更大声了,张开双手就朝着刘氏冲了过去,“娘,三婶摔倒了,流了好多血!”

    附近的人本都不大在意,只当小孩子又跟人吵架或被欺负了,哭着跑来找爹娘告状的。

    这种事情真是太常见了,除了那少数的几个特别难搞的人家,其他的大人们见了都是不大在意的,许多时候还要哈哈的笑上几句。

    却没想到忽听得彬这么一句话,都不由得一惊,本还在跟旁边田里的同村人说笑的郑丰收更是猛的扭过了头来,差点没将脖子给扭伤了。

    云桃也是一下子跳上了田埂,朝彬跑过去,“彬,你说啥?”

    彬躲在刘氏的怀里抽了两下鼻子,脸上还有惶恐之色,抽抽噎噎的说道:“我和六妹妹捉了虫子在喂鸡,二哥回来了,还拿了根柴棒来撵着鸡玩,三婶让他别那样,吓着了鸡就不会下蛋了,二哥不听,三婶就去抢他手里的柴棒,二哥拿着柴棒就往三婶身上打,还把她给撞倒了。哇!三婶……三婶流了好多血,娘我怕。”

    刘氏听得胆战心惊的,又心疼的摸着儿子的脑袋和脊背。

    云桃听完,连忙转身在自家秧田里搜寻,“二哥不是在拔秧吗?他啥时候回家去的?”

    本应该跟郑云兰在一块儿拔秧的郑浩,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不见了踪影。

    郑云兰知道她弟弟这回是真的闯祸了,不禁脸色有些发白,嗫嚅着说道:“他刚才说渴了,罐子里的水已经喝完,就……就回家去喝口水。”

    其实是她渴了,又不想喝水沟里的生水,那些水看着是挺清澈的,但谁晓得干不干净呢?所以才让浩回家去给她拿水。

    谁能想到,就这么会儿工夫,他都能闯那么大的祸出来?

    郑丰收已经几步跳上田埂,撒丫子的往家里跑去,云桃恨恨的瞪了郑云兰两眼,也跟在她爹后面跑。

    刘氏转头去看郑大福。

    郑大福的脸色已经黑成了一片,半晌朝刘氏挥了挥手,说道:“老二媳妇,你回去看着些,老三一个大男人晓得啥,没的只会添乱。”

    刘氏点点头,一把抱起彬就小跑在田埂路上。

    忽然低头看了眼跟在身边的云萝,说道:“你跟着干啥?小孩子家家的,没你啥事。”

    云萝头都不抬,“我不放心四妹妹,得回去看着她。”

    身后,郑大福本来想叫住云萝的,听到这话就又把话给收了回去。

    想到四孙女那泼辣的性子,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还不晓得这回去后要怎么闹腾呢,倒不如让萝丫头回去看着她些,也就她能制止得住了。

    其实都是跟萝丫头学的,好好的小姑娘,都学坏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