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371章 羞他先人
听书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371章 羞他先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可是万万不能出事,不然的话,他们这些人就算是把皮扒光了,也都是赔不起小郡主的一条命。

    “姐姐……”

    沈清辞突是咳嗽了起来,也是让沈清容被吓到了,她连忙的折了回来,现在也不想告什么御状了,她妹妹重要。

    “阿凝不怕,姐姐在这里。”

    沈清容连忙握着妹妹的手,也是让人拿着自己的贴子去请杜太医去。

    不久之后,杜太医过来了,可是一见沈清容这样也是被吓了一跳,“怎么好好的人,血气会亏损的如此严重的?”

    “这没有半年以上是养不回来,不过还好,除了血气万了之外,其它的到是没有大碍。”

    白梅站在一边的欲言又止,想说又不说。

    当初姑娘被救出来之时,不止是血气亏,她连声音也是没有了,就连一只耳朵差一些都是聋了,这些都是墨神医生治好的,如果不是墨神医,现在的姑娘可能早就已经被那个姓齐的给折磨死了。

    那个姓齐的就应该被千刀万剐,被五马分尸才对,他凭什么这么对待她家的姑娘,她家的姑娘又不欠他齐家的,凭什么这么对她和她姐姐,凭什么打断了她姐姐的一双腿。

    他凭什么,凭什么啊?

    白梅咬紧了牙,恨的眼睛都是红了,心也是疼了,而沈清容也是这里陪着妹妹,都是不敢离开。

    外面,俊王爷,林尚书都是过来了,还有沈文浩以及小俊王都是在。

    “岂有此理,想不到那个宁康侯,间直就是这么一个一个败类,”林尚书平生最恨的就是这样草菅人命的之人,仗着自己的身份,就可以随意的践踏别人的命,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他都是不能放过。

    俊王爷也是气恨的很,沈清辞可是他们这些人一起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都跟小团子一样,别提讨人喜欢了,想不到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人,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

    “我们马上进宫去,”俊王爷站了起来,“要皇上判那齐远斩立决不可,此事绝对的不能姑息。”

    皇上已经将人打入死牢,沈定山自是不会放过那个人,他现在眼睛还是红着的,自是知道这件事之后,就没有退去,世间能让他如此的暴躁的,可能也就只有沈清辞一人了。

    而此时,在皇宫里面,自然也是另一番的情景,而皇帝蝗头都是快要被眼前的人给哭到炸了。

    “皇上啊,您一定要想些办法啊。”

    齐太妃已经在皇帝这里,哭的都有大半个时辰了,这眼泪也不知道是什么做,就这么不时的哭,不时的掉,再是这样哭下去,怕是整个皇宫也都要被淹了。

    “皇上啊……”齐太妃再是一句皇上,那语气,都是令皇帝不由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说是太妃,其实也就是四十来岁,可是再是保养的好,年纪还是大了,就是这声音跟她年轻时一模一样,一丝也没有变过,可是这娇气的声音,配上如此的一张老皮老脸,怎么的不让人打哆嗦。

    而这宫中他最是敬重的,除了太后之外,可不就是齐太妃了,先生在世之时,最是宠着五皇帝,齐大妃无子,所以就格外的待着他好,也是三翻两次的救过他,所以这后宫里面,虽然不止齐太妃只是一个太妃,可是太后那边有的,她也定是不会落下,当然也是不会比太后少些什么。

    他自认为自己做的很好,当然也是认为自己向来都是最公正的。

    只是这一次,他真的没有办法。

    “太妃,这一次,朕真是无法出手,你的那个好侄儿都是要将人家卫公国的女儿的血给放光了。”

    “不是还没有死吗?”齐太妃可是听说了,“那人不是活着的,既是没有死,齐远就没有杀人啊,既是没有杀人,也就不需再是给那个沈清辞偿命吧?”

    “皇上,我们齐家现在就只有这么一条根的,想当初先帝打天下的时候,我们齐家都一心的跟着先帝,一心的为着大周,战死无数的好儿郎,现在就只有齐远这么一条根了,皇上,您真的忍心齐家一门根尽断,忠良无后吗?”

    “羞了他的先人。”

    皇帝直接这一句,也是让齐太妃愣在了那里,当然面上更是尴尬不已。

    “皇上,求求您,就救救齐家最后这么一点的血脉啊!”齐太妃匍匐在了地上,这简直就是为难皇帝。

    皇帝怕的就是这些,怕的就是齐太妃过来求情,他真是不想杀齐远,可是现在却是找不到作任何可以赦免他的理由。

    沈定山那人的性子他还能不知道吗,他自小就是将那个女儿捧在手心面,现在人家的女儿吃了如此的大亏,不但是嫁过人了,还被放了那么多的血,哪怕最后和离了,以后那孩子想要嫁人的话,怕也都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了。

    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结果却是在宁康侯府受了如此大的委屈,齐远真的就是在作死的一条路上,死的不能再死,死的不能再透。

    一边是齐太妃这里交待不过去,二是齐家一门英烈,功在社稷,现在也就只有齐远这么一条根了。

    所以他现在就连对齐远发脾气都是没办法,若是真杀了,宁康侯府也都是断子绝孙了,他都是怕,到时那已经死去的宁康老侯爷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骂他。

    所以齐远也是真的不能杀,但是沈定山那里的他又是不知道要怎么替齐远求情。

    那个大老粗,根本就是一个从来不给人情面的大煞星。

    当是沈定山再是进宫面圣,要给自己的女儿讨公道之时,沈清辞也是过来了。

    “你怎么起来了?”沈定山连忙走过去,就见女儿穿的比起平日都是要厚的很多,身上的衣服加了一层又一层,可是她的脸色也没有见有多好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血色,白的几乎都是刺眼,也是令人担心。

    “白梅,还不扶你的主子赶快下去休息。”

    沈定山虎着脸训着白梅,怎么如此不懂事的,人都是成了这样了,还出来做什么,难不成看不出来主子脸色白的跟鬼一样吗?

    “爹爹,你不要怪她,”沈清辞再是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也是让那阵眩晕过去,这才是说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