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符文决定我们的路 > 第318章 提议
听书 - 符文决定我们的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318章 提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

    巴利亚德的态度让贾克斯很火大,他不是正统的半神,他之所以是一位半神,是一位那把具有神性的武器选择了他,不然的话,他本身也就是个第九阶的超凡者而已。

    听起来貌似很了不起,可是,本身不是半神的贾克斯无法拥有神性,会像一个凡人一样思考。

    “你什么你呢?都是半神的人物了,不会还不知道伟大意志吧?这场岩浆喷发,不是伟大意志本身就有这个想法,会有怎么惨烈的结果吗?”

    巴利亚德可不觉得这是他的问题,这里是伟大意志的囚笼,但凡是超凡者做的事情,背后多多少少有伟大意志的人性在“引导”,只是没有几个人知道自己“被引导”了。

    是火之恶魔的人性有宣泄的想法,不论这一次是不是烬破坏了那个臻冰隧道,不论是不是烬挖通了地下火脉,最后的结局都会是一样的,这是伟大意志要做的事情,除非是另一个伟大意志出手阻拦,否则不会被阻止。

    至于其他伟大意志为什么不阻止火之恶魔?恕瑞玛陆沉了那些伟大意志的人性都没有理睬一下,更何况这区区一小块地,恕瑞玛可是被太阳眷顾的大陆呢,太阳拯救了恕瑞玛吗?

    不哦,不论在在这个世界线还是在其他的世界线,太阳的眷顾也就那样了,说不定是本着“我眷顾你,你却被人锤爆了,丢了我的面子,死就死吧”的想法,恕瑞玛之后爱咋地就咋地,直到阿兹尔复生,太阳似乎再一次有了眷顾恕瑞玛的想法。

    “即便我们成为了半神,我们也是人,神的角度不适合我们,我们也只会按照人的思维来给你定罪。”

    拉克丝不同意巴利亚德的说法,如果是神,或者有足够高的神性,那么,很有可能会赞同巴利亚德的言语,可拉克丝体内的神性也不属于她,她现在和俄洛伊是一个性质,是一个神在凡间的信者,由此得到了神赐予的力量,不代表他们本身就是半神。

    同样,那位神注入在这类存在体内的神性,也不会影响他们的行为,有这股神性,只是为了让他们能够成为半神,而不是让他们像神一样思考。

    只有极少数特别强大或者说权柄包含甚广的伟大意志的人性,才会这样选择,俄洛伊是特别强大的那类,拉克丝信仰的那个神是哪一类现在还不清楚。

    “……”

    麻烦了,巴利亚德一直以来有恃无恐的一点就在于,绝大多数半神不会对他出手,不论他做出什么事情,无法引起伟大意志关注的小事件,巴利亚德可以把问题推到伟大意志身上,毕竟他是神,是伟大意志的人性化身,代表着行走在世间的一部分规则。

    按规则行事,几乎没有半神可以对他说三道四——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巴利亚德是哪位伟大意志的人性,如果他们要询问巴利亚德的是谁的人性化身,巴利亚德按照他所做的事情糊弄过去就好了。

    而除了半神,能够让巴利亚德从心的就只有那些有潜力成为半神的超凡者,比如说德莱厄斯、盖伦这类身世背景很大的家伙,可以应对他们的手段不能用,而他们本身意志特别强大,打着巴利亚德又贼痛,不从心不行啊。

    至于那些能够引起伟大意志关注的事情,还需要半神动手吗?伟大意志无处不在,最多不是同一个伟大意志而已,但在这个伟大意志的囚笼里,到处都是伟大意志,巴利亚德搞出大事情,人家抬手就把巴利亚德关起来了。

    可是,在这个世界线里,巴利亚德偏偏遇到了这种神性不属于自己的半神,他们没有神性的思维,巴利亚德准备的手段和说法算是报废了,而且,一次性就俩。

    “那你想怎么给我定罪?治我一个纵容行凶的罪过?我可不具备阻止人家的手段,如果你们可以接受一个世界被另一个世界代替,整个世界没有达到第九阶的生灵都灭亡的结果的话,我倒是能阻止他,你们能接受不?我反正是接受不了。”

    以果塑因的能力虽然强大,而且可以根据巴利亚德的意愿扩大或者缩小范围,但是,要阻止这个岩浆喷发,关键不是阻止烬,而是阻止火之恶魔,也就是说,必须把这个世界线完全(即包括第九阶以上的存在)换一个才行,且不说巴利亚德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在他那样做的时候,其他察觉到的伟大意志就不会看着巴利亚德肆意妄为了。

    巴利亚德平时用以果塑因的时候,都是只对特定范围内的人使用,这个范围嘛,可以是空间上的范围,比如说方圆多少里,也可以是概念上的范围,法师或者剑客或者游侠,这样一来,在新的世界线替换旧的世界线时,俩个世界线相同的那部分,虽然还是被替换了,但巴利亚德这种从一个台球桌上拿起九号球去换另一个台球桌上与之完全相同的九号球的行为,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就概念而言,这些人并没有发生变化,哪怕他们很可能是被另一个世界线的相同的自己替换了。

    可要用这种能力改变一个伟大意志的人性的想法,难度不亚于重新创造一个符文之地。

    “你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拉克丝继续追问,神性如此之高,肯定是一个比元素更加强大的伟大意志的人性化身,连她这个神使都可以轻轻松松对付一个第九阶第十阶的敌人,甚至可以击败一般的半神,这个神,真就那么废物?

    她可不相信。

    “我要是有其他的办法,能被贾克斯一棍子敲倒?”

    巴利亚德本身的境界就摆在那里,哪怕他是一个神,没有达到第九阶,他即便可以察觉意志,也一样使用不了意志的力量,而无法使用意志的力量,那么对达到了第九阶的人物来说,基本上就不存在威胁。

    与其白费功夫,然后被烬教训,还不如就看着呢,至少这样做的结果,烬很无所谓的就把他放出来了,可要是他表现

    出敌对的意思,烬肯定不介意好好调教一下他这个弟子。

    到时候,可就不只是赶不上救菲奥娜了,说不定也没有机会去阻止虚空的阴谋。

    这怎么看都不划算不是吗?就为了尝试去救根本拯救不了的一个城市的人,而让符文之地被虚空入侵,前者死不了一千万人,而后者,即便击退了虚空,死亡人数都要超过一亿。

    如果没有击败虚空,那么要付出的代价就更多了,是整个世界。

    “……拉克丝,你打算怎么做?”

    贾克斯可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直接作出决定,但拉克丝不是别人,这是他认定了的,可以在虚空到来时,与他一起迎击虚空的伙伴,

    “要我说的话,抓住他,带着他去找那个叫烬的家伙,免得他欺骗我们。”

    “这个主意不错,等我们抓住了烬,确定这家伙口中的所言的真假,再对他进行进一步的处罚。”

    拉克丝出身于贵族家庭,可是她并没有大多数贵族身上的陋习,也就是不把别人当人看,肆意的决定对方的生死,虽然刚才因为冲动,有了杀死巴利亚德的想法,但拉克丝实际上认为,除了法律以外,谁都不可以肆意评断他人的生命。

    她要把巴利亚德交给法庭,如果德诺帝国的法庭还能够继续运转的话,巴利亚德的刑罚绝对不轻,可要是德诺帝国完全覆灭,其他国家兴起,他们的法院能够“秉公执法”?兴许会认为巴利亚德的举动摧毁了腐朽落后的德诺帝国,是他们国家的大功臣,是民族英雄。

    不过,不管法院最后做出的决定是什么,拉克丝都会选择接受。

    “这可不行,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是虚空在谋划这一切,我要去阻止他们的阴谋,贾克斯,你应该不会阻止我吧?”

    要说对虚空印象最深刻的人是谁的话,贾克斯绝对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从艾卡西亚的战场上活下来的强大战士,他守护的那些法师召唤了虚空,而他与其他人击溃了虚空,而这个代价嘛——会不会就是恕瑞玛陆沉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巴利亚德是一个神,这点贾克斯现在可以确认,可是一位神,怎么会知道虚空的动作?虚空行动的时候,最首要的任务就是避开神袛的耳目。

    “这个嘛……虽然只是猜测,但是,你可以当作这是基兰告诉我的。”

    巴利亚德猜测这背后是虚空的动作,是因为这一次是萨尔瓦的机制示警,他很难向这些人解释萨尔瓦的机制,倒不是说这些人听不懂,而是这涉及到了萨尔瓦的隐蔽性,萨尔瓦的实力虽然强大,但绝大多数的半神都在守护其他世界线,况且,萨尔瓦的守护者们守护符文之地的方式并非是靠一己之力击溃虚空,而是与那个世界线中的其他人合作。

    萨尔瓦完整的力量或许会比一些符文之地的实力要强大一些,可是玉剑传说这个世界线里的半神强者实在是太多了,哪怕是巴利亚德,都不知道萨尔瓦的半神数量是否超过了这一个世界线。

    可就算是这样的世界线,都有着被名吞噬的近乎不可避免的命运,以萨尔瓦的实力,如果被虚空发现了,不一定能够活下来呢。

    是是是,虚空的半神确实不多,那些炮灰虫子一个半神随手就可以清理一大片,可虚空最强大的地方不在于他们的实力,而在于他们的侵蚀同化和无穷无尽的特性。

    即便是半神,长期与虚空生物作战,杀戮大量的虚空生物,也会被虚空侵蚀,暗裔可不就是这样来的么?连那些神袛的人性,都被虚空的力量侵蚀了。

    一旦虚空发现了萨尔瓦的位置,那些牺牲者们,岂不是就要全员牺牲?

    因此,在其他世界线中,需要尽可能的避免透露萨尔瓦的信息,以免被虚空发现,即便虚空明面上只有能够跨越空间屏障的强者,想要到达萨尔瓦所在的世界夹缝,还需要具备操控时间的力量。

    只要虚空知道了这一点,他们大可以拼尽全力供养一位能够操控时间的力量的虚空半神出现,然后与卡萨丁或者马尔扎哈联手打开通往萨尔瓦的通道。

    这是一件难事吗?不是,伟大意志被囚禁在符文之地,如果有机会跑出去的话,时间可不介意眷顾一些那些饥渴的虚空生物。

    “基兰议员还活着?”

    贾克斯这会儿可比之前更加激动了,在当时察觉到了虚空的力量不对劲的人除了他以外,还有基兰,他们俩个私底下也讨论过如果虚空的力量失控,要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即便最后因为虚空的力量实在是过于强大了,他们无法抵抗,那些应对措施起不了一点作用。

    “当然还活着,还有几万艾卡西亚的人,也还活着,基兰透支了自己的力量才拯救了他们,不过嘛,还没有了解时间的真谛并且完全掌控时间的他,并不能将那些已经从时间线中被移除的人带回来。而他自己,也只能在很狭小的范围内活动,恕瑞玛大陆既然已经陆沉了,也难怪你见不到基兰。”

    因为对时间的掌控并不完善,加上要保护被移除到时间线之外的一座塔楼里几万人,基兰并不能离开塔楼原本存在的位置太远,以免他遗失了那座塔楼的位置。

    毕竟他们被困在了过去、现在与未来之中,离开太远,谁知道那座塔楼会被吹到什么时间去?

    “几万人……活着……”

    贾克斯一直以外,他是唯一活着的艾卡西亚人,并且立誓要给他的同胞们报仇,虚空只是被击退了,还没有被消灭,迟早有一天会卷土重来,那时,就是复仇之刻。

    “别高兴得太早,只是生命还活着,但是他们在时间之中,如同雕像一样,基兰又没有能力把他们送出来,实际上和死了没啥俩样。”

    算是报复贾克斯之前那

    一棍子,巴利亚德决定不让贾克斯那么兴奋,活着是活着,可生命还存在,灵魂与思考却被静止了,无法行动,如同雕像,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总会有机会的。”

    贾克斯却并没有失落,对于一个认为再没有一个同胞存在的人来说,知道还有同胞活着的消息,对他来说,是怎样的惊喜?

    而且,那些同胞并不是艾卡西亚人的后裔,而是与他生活在一个时代的艾卡西亚人,那里面或许还有他的熟人,可能是他的亲人,可能是他训练的学徒,可能是杂货店的老板,不论他们以怎样的状态活着,至少他们还活着。

    “贾克斯,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拉克丝的年纪比贾克斯小太多了,她现在二十来岁,而贾克斯,已经超过一万岁了,甚至有数万岁,数万年在孤寂中活过来的老人,一时之间得知了同胞还活着的消息,激动在所难免,可是,他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

    贾克斯拿不定主意了,拉克丝说话是那个眼神,在隐晦的提醒他,或许巴利亚德就是在利用信息不对等的优势在欺骗他。

    他能完全信任巴利亚德吗?当然不能了,哪怕巴利亚德是一个神,可这个神是他们要抓捕的嫌犯,为了不被他们逮捕,巴利亚德会找出什么理由都不奇怪。

    “不如这样,贾克斯和我一起去阻止虚空,拉克丝你去追捕烬,反正你们俩个也是艾瑞莉娅给我准备的帮手,听听我的建议呗。”

    巴利亚德当时都还不清楚艾瑞莉娅口中的神职人员是这种的半神,按照他的印象,与神职人员有关的半神,就只有约里克了,他就是他的教派的教皇,也是他的教派里的唯一的神。

    本该是这样才对,神职人员的半神,除了娜迦卡波洛丝的真者以外,就应该是一群给自己信仰自己的疯子,这也是巴利亚德没有去找那俩个神职人员的原因,一个疯子就够他受得了,再来俩个?

    况且,当时的时间也来不及了,在预定的时间里巴利亚德没有出现的话,烬可不会继续等下去,说不定巴利亚德在山门口和那神庙的守门人谈话时,帝都就被毁了,既没有让这俩个半神阻止烬,又没有从烬口中得到虚空的信息。

    “艾瑞莉娅?你是巴利亚德?”

    拉克丝想起了一年前艾瑞莉娅让她和贾克斯帮助一个叫巴利亚德的人保护这个世界来着,虽然这不短的时间里她和贾克斯都没有见过那个叫巴利亚德的人,但是,现在这个毁灭帝都的嫌犯,就是那个要拯救世界的人?太荒谬了吧?

    “怎么一脸不信?听你的话,艾瑞莉娅是和你们说过的吧,我知道你觉得我杀了帝都那些人,可是我是一个神,保护的是世界,也不是人。”

    巴利亚德知道拉克丝为什么会不相信他,换做是他,也很难相信一个本职是毁灭世界的恶魔其实要保护这个世界,巴利亚德的言下之意则是,那些人,死了就是死了,他不会在乎。

    “……我需要确认一下。”

    拉克丝有和艾瑞莉娅联系的方式,贾克斯没有,因为艾瑞莉娅不是很想和一个几万岁的老光棍谈话。

    “别白费力气了,她故意被他的弟子重伤,和我介绍了一个帮手之后,就吐血昏过去了,现在的话,可能还没有醒。”

    巴利亚德虽然这样说,但他没有阻止拉克丝向艾瑞莉娅发起通话,该说艾瑞莉娅不愧是去过萨尔瓦的人吗?仿制的电话都弄出来了,就算看上去只有通话的功能,也很不错啦。

    “怎么样?”

    贾克斯看拉克丝放下了电话,出声询问,他不清楚他是否应该相信巴利亚德,感性告诉他,相信巴利亚德,因为巴利亚德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他的同伴就真的还活着,可理性告诉他,巴利亚德是一个嫌犯,在想办法给自己脱罪,不能相信巴利亚德的鬼话。

    而现在,有一个人能够确认巴利亚德的话语是真是假,那就是艾瑞莉娅。

    巴利亚德不是说艾瑞莉娅向其介绍了他和拉克丝吗?如果艾瑞莉娅矢口否认,那么巴利亚德就一定在说谎,如果艾瑞莉娅承认了,那巴利亚德的话就算不全是真的,也可以尝试去相信。

    有些事情真假其实是无所谓的,只要自己相信就好,人类的信仰,绝大多数都是这样,因为伟大意志不会回应,他们信仰的那些神,在大众眼中,就是他们的妄想。

    “艾瑞莉娅没有接电话,可能,的确是晕倒了,不过……”

    拉克丝并没有得到确认,出于谨慎心,她还是在怀疑巴利亚德。

    “不过什么?你觉得我找了同伙让他在天界把艾瑞莉娅打晕?我可没有那本事,既然你这证明不了我说的是真的,也证明不了我说的是假的,那就按照我说的,分头行动,反正还有贾克斯盯着我,而你去追捕一个第九阶或者第十阶的人,也没有必要找帮手吧?”

    巴利亚德基本上说的都是真话,即便艾瑞莉娅不知道那些事情,可是知道巴利亚德从什么地方来的艾瑞莉娅,也会相信巴利亚德说的话,因为萨尔瓦的确记录了许许多多能够成为半神的人物的生平事迹。

    有些事情或许会发生改变,可有的事情通常不会改变,就像是无极道馆会被摧毁,但在不同的世界线里,摧毁无极道馆的势力发生了改变,虽然恕瑞玛已经陆沉了,但是,既然基兰没有出现在符文之地,连贾克斯都不知晓基兰的消息,足以说明,基兰确确实实被困住了。

    至于导致其被捆住的原因,是不是为了拯救那些艾卡西亚人,那就说不定了,也许当时基兰还没有返回艾卡西亚呢?只是因为恕瑞玛陆沉,所以就想要保护周围的人?但不管怎么样,基兰还活着,基兰不是贾克斯的同胞吗?所以,即便其他艾卡西亚人都死了,巴利亚德也不算是在说谎。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